無限流的元宇宙 第四十六章 返航

小說:無限流的元宇宙 作者:A000浮腫 更新時間:2022-10-27 05:20:46 源網站:SiLuKe

-

什麼是老嫗之劍?

老嫗之劍,據說是靈族掌管靈魂與命運的老嫗之神茉瑞·黑格,拜托靈族戰神血手凱恩斬下自己五根手指,然後靈族工匠之神瓦爾再利用這五根手指打造出來的長劍。

傅青海冇有完整地看過死神軍的所有原著小說,但他知道大概故事脈絡:喚醒睡美人攝政王羅伯特·基裡曼,隻是伊芙蕾尼率領各支靈族手下發展搞事過程中的一段小小插曲——增強壯大人類帝國,為艾達靈族的重新崛起,製造一個強大盟友吸引混沌火力。

而集齊五把老嫗之劍。

纔是真正的主線任務。

那麼,伊芙蕾尼和她的死神軍,輾轉半個銀河,經曆艱險魔難,數次麵臨團滅……為什麼就非要集齊這五把老嫗之劍呢?

因為集齊五把老嫗之劍,可以複活靈族死神伊尼耶德,而靈族死神伊尼耶德據說可以抗衡所有靈族的一生之敵——色孽。

說到這裡,傅青海不是很想得通。

按說靈族最強神明,難道不應該是靈族主神阿蘇焉麼?色孽誕生時的亞空間大爆炸,把阿蘇焉在內的很多靈族神明全都給乾碎了,阿蘇焉都不是莎莉士的對手,區區一個靈族死神伊尼耶德,憑什麼乾得過色孽啊?

看看其他靈族神明:靈族戰神血手凱恩,完全就是恐虐的拙劣模仿者,天天就被極限戰士當做墊腳石刷人頭。靈族生命女神艾莎,慘被納垢囚禁,成為慈父禁臠,納垢每次發明新的病毒,都要餵給艾莎測試效果。

伊尼耶德大概就跟祂倆一個級彆。

甚至戰錘40k宇宙裡的另外一個死神,星神,擁夜者,阿紮戈羅德,名氣都比名不見經傳的靈族死神伊尼耶德要大得多。

擁夜者不是亞空間存在,而是一個物理實體,但是因為造下太多殺孽,以至於銀河係全體智慧種族對於“死神”的集體記憶,都是“鬥篷 鐮刀”形象,即為擁夜者本人的形象。擁夜者是寂靜王親口認定的最強星神。

不過看色孽那邊的反應,倒是對於這個靈族死神伊尼耶德挺忌憚的,多次派出麾下單挑最強大魔——夏拉西·魔災,突破現實屏障,前來收拾伊芙蕾尼和她的死神軍。

不管伊尼耶德能否抗衡色孽,總之按照原著小說,伊芙蕾尼集齊五把老嫗之劍的計劃幾乎註定是要落空了的,因為據說最後一把老嫗之劍,就藏在色孽的宮殿裡……讓靈族去色孽神域裡偷東西,那簡直就是……反正有很多條歇後語,可以形容這種情況。

複活靈族死神的另一個辦法:所有靈族全部死光,顯然也不是什麼好辦法。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靈族死神尚未甦醒,伊芙蕾尼是否已經出生都不知道,靈族顯然還冇有意識到老嫗之劍的真正作用,隻是把它當做一把威力巨大的古代遺物武器。

…………

戰鬥結束。

克魯特人毫無懸念地敗亡了。

克魯特人數量雖多,但根本不是星際戰士加上蠻荒靈族的對手,傅青海主要是擔心這些異形鳥人潰逃以後,全部躲到赤道叢林裡去,所以提前安排薩洛揚·斯卡森率領雷狼騎兵和兩支帝國衛隊包圍這座靈族神廟。

但還是跑掉了很多克魯特人。

綠皮孢子外加克魯特人殘餘。

今後的治安戰,巢都世界有的打了。

人類部隊正在打掃戰場,按照傅青海和莎拉曼德·烏斯蘭的臨時協定,蠻荒靈族有權帶走陣亡靈族屍體和相應武器裝備。

這座靈骨神廟隻能留在這裡。

太空海戰也結束了。

根據代理艦長尤金·埃利諾的報告,戰列艦 巡洋艦 護衛艦的聯合艦隊,圍著皮糙肉厚的戰爭球艦一頓狂轟濫炸,終於在它跑出凱爾納剋星係之前,癱瘓掉了它的動力係統,戰爭球艦此時此刻就懸停在虛空某處。

敵艦已經喪失行動能力,尤金詢問是否派遣鐵浮屠終結者跳幫。

傅青海回覆再考慮一下。

主要克魯特人很窮,冇有什麼油水,打跳幫戰可能導致一些不必要的傷亡,繳獲一艘冥界級重型巡洋艦已經賺了。

戰爭球艦和靈骨神廟,本次戰役之中,唯一可以稱得上是繳獲的東西,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多少有點有點雞肋。

最後,傅青海對尤金說道:

“讓星語者嘗試聯絡極限星域的那個行商浪人家族,那個女人叫啥來著,尤蘭達·阿泰拉,他們目前在跑輝騰到五百世界的貿易航線,問問他們有冇有興趣處理。”

……

赤道叢林,網道出口。

星際戰士和帝國衛隊站在一旁監督,蠻荒靈族的恐龍騎兵們,正在排隊進入網道,等到他們全部通過之後,星際戰士就要著手佈置炸彈,徹底毀掉這個網道出口。

網道之門有大有小,大的可以容納艦隊穿行,小的類似現在這個,僅能容納騎兵通行。威脅其實不是很大,但是再三考慮之後,傅青海決定還是炸掉這個網道門。

“可汗,如果攘外修會那邊……”

喬士達湊到傅青海旁邊,低聲說道。

攘外修會就是異形審判庭。

異形審判庭會知道鐵浮屠戰團與靈族合作的事情嗎?傅青海其實拿不準。

傅青海轉過頭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兩個帝國衛隊軍官,李寒星和塔日哈,兩人都騎在馬背上,一絲不苟地監督著靈族撤離。

偏過腦袋,低聲說道:

“他倆都向我保證過,絕對保守秘密不會對外宣揚,但是這個保證具備多大份量,我也不敢斷定,我們總不能殺人滅口吧。”

“我們當然可以殺人滅口。”

喬士達興致勃勃地說道:

“反正這些靈族已經冇了利用價值,不如乾脆趁著這個機會,把他們都……”

月狼戰士屈起手指在脖頸處一勾。

餿主意,太餿了。

傅青海搖了搖頭。

縱觀整個戰錘40k宇宙,唯一一個可能和人類帝國結成長期同盟的勢力,恐怕也就隻有白豆芽了。方舟靈族和人類帝國具有共同的敵人——混沌,而幾乎不存在利益衝突,無論領土還是彆的什麼方麵。

想要結成同盟,首先得能交流。

有的勢力壓根就不存在溝通交流談判的可能性,比如泰倫蟲族,歐克獸人也差不多,都是上來就打,根本不和你談。

而在這些可以交流的勢力中,混沌是所有智慧生命的大敵,斷然不能結盟。其他異形勢力都有天然的生存空間擴張的需求:鈦帝國的幾次穹頂擴張,推廣上上善道,太空死靈逐漸甦醒,也想重返銀河主宰地位……

唯有方舟靈族,訴求非常簡單——

他們極端憎恨混沌,他們隻想活著。

蠻荒靈族的騎兵們,即將全部進入網道,這時,狂嚎女妖莎拉曼德漫步走了過來,抬起頭看著傅青海,輕聲說道:

“青山,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這邊。”

傅青海伸手指了個方向。

想要不被萊曼之耳聽到,得站得足夠遠。

兩人走了過去。

來到一處僻靜之地,兩人停下腳步,麵對麵站定了,莎拉曼德抬頭看了麵前的傅青海一眼,又垂下了目光,輕聲說道:

“謝謝你,青山,你又幫了我一次。”

傅青海笑了笑:

“不客氣,我們目標一致,冇有利益衝突,協同作戰也是很正常的。”

“不,你不用這麼說。”

靈族少女輕輕搖頭:

“我會說哥特語,我接觸過不少人類,我知道的,你和他們並不一樣,他們對於其他種族都懷著一股天然的憎恨……我,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你是不一樣的。”

傅青海想了想,說道:

“在我眼裡,你和其他靈族也不一樣。”

“哦?哪裡不一樣?”

莎拉曼德頓時被提起了興致。

眉毛挑起,一雙杏眼眨呀眨。

“嗯……”傅青海思索了一下,“你冇有那麼高傲,也冇有那麼……多愁善感?反正我感覺你在戰鬥的時候,非常乾脆利落。另外,你很漂亮,即便是以人類的審美標準。”

傅青海挑了些好話說。

“是嘛。”

莎拉曼德笑得眯起眼睛:

“你長得也不賴。”

她的心裡其實有些羞赧:她在遇到青山之前,其實也把人類視作低等猴子——這是靈族人的普遍共識,而且莎拉曼德常在父親身邊耳濡目染,見識廣博,更是對於這群猴子有著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怪異情感。

至於多愁善感?若以其他種族的標準看,每個靈族都很多愁善感,莎拉曼德也不例外,隻是戴上女妖麵具的她,善良和感性的那一麵會被壓製,這是修煉道途所決定的。

“所以……”

莎拉曼德鼓起勇氣,問道:

“我們是朋友了,對嗎?”

“哦不,我們不是朋友……”

傅青海笑著擺手說道。

莎拉曼德聞言一愣,眼神隨即變得黯淡:

“為什麼,我以為……”

“我們是戰友。”

傅青海正色認真說道:

“我們並肩作戰、配合默契、互相拯救,怎麼能用朋友來形容呢?我們的關係要比朋友更進一步纔是,你覺得呢,莎拉?”

莎拉曼德重新展露笑顏:

“我覺得你說得很對。”

兩人又聊了幾句。

莎拉曼德告訴傅青海,自己並不屬於塞帕裡爾的蠻荒靈族,而是奉命前去拯救他們,因為預言顯示,這支蠻荒靈族日後將會遭到太空死靈的威脅,所以要將他們撤離。

傅青海告訴莎拉曼德,自己現在是鐵浮屠戰團的戰團長,駐防區域為朦朧星域的馬爾克斯·王星區,這次來到凱爾納克三號行星,是為瞭解決異形和混沌的入侵問題。

最後,莎拉曼德正色說道:

“青山,我代表烏斯維方舟世界向你承諾:你永遠都是烏斯維方舟世界的朋友。”

傅青海笑了笑,答應下來。

方舟世界有大有小有強有弱,但是最小號的方舟世界都堪比人類帝國的太空要塞,烏斯維、貝爾坦、伊揚登,都是實力很強的方舟世界——因為傅青海聽過他們的名字。

多了一個強大盟友和潛在靠山。

挺不錯的。

傅青海也對莎拉曼德叮囑道:

“那把老嫗之劍,一定要儲存好。”

“放心,這是靈族神器,我比你更清楚它的價值,我一定會好好保管它的。”

莎拉曼德笑眯眯地說道。

傅青海微微一笑,心想你知道的恐怕還真冇有我多,等到未來死神軍橫空出世的時候,有個名叫“伊芙蕾尼”的死神神選,會來找你討要這把劍的。

聊完閒話之後,莎拉曼德將要離去,兩人揮手作彆。

銀河茫茫,不知何時再能相見,心裡都有一些感慨。

莎拉曼德心裡暗想:幸好青山是個星際戰士,不是普通人類,否則下次再見麵時,青山可能都已經老死了。

傅青海看著莎拉曼德離去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叫住了她:

“莎拉!”

“嗯,怎麼了,青山?”

靈族少女轉過身來,疑惑問道。

“你的全名是莎拉曼德·烏斯蘭。”

傅青海試探著問道:

“你和艾德拉德·烏斯蘭是什麼關係?”

傅青海不知道靈族的姓氏,是否也像前世地球那麼普遍且重複,萬一“烏斯蘭”是個很大的姓氏呢,就像“趙錢孫李”和“史密斯約翰遜”一樣,忽然想到這點於是順嘴一問。

莎拉曼德聞言一愣:

“你還認識我的父親?”

傅青海也一愣:

臥槽,老先知的女兒!?

……

作為方舟靈族名氣最大戲份最多的那個男人,艾德拉德·烏斯蘭的大名,傅青海當然是聽過的,這個神棍一直從荷魯斯之亂活躍到了第十三次黑色遠征,壽命非常漫長,據說早年還和帝皇認識,並且關係一度不錯。

人類反感靈族,因為他們中間有很多像艾德拉德這樣的攪屎棍,喜歡乾些損害他族利益利好靈族利益的事,這是人類視角,老先知在靈族的眼裡估計就是大英雄……吧?

方舟靈族很多時候,確確實實都非常想幫助人類,不是為了友誼,而是為了藉助人類之手抗擊混沌,但是他們這種資訊獲取依賴於預言的模式,往往顯得突兀且不靠譜。

人類群體之中隻有個彆天賦異稟之人才能獲得預言能力,比如天使、蝠王和靈魂獵手,當然還有帝皇,但是對於方舟靈族來說,先知是條道途,就和狂嚎女妖一樣,這是一種修煉流派,他們可以人為培養製造先知。

荷魯斯之亂爆發的前夕,艾德拉德通過預言得知戰帥已經墮入混沌,想要提醒帝國方麵注意,於是他就派了一個幽冥領主前去通知福格瑞姆,結果可想而知……幽冥領主和凱恩化身當場就被鳳凰大君揍趴下了,再在之後,他又喬裝打扮費儘周折幫助火龍之主沃坎成功返回泰拉,也是為了增強人類帝國這邊的軍事實力。

單看這波操作,倒也稱得上是人類的老朋友,但後來他試圖提前複活靈族死神伊尼耶德,甚至不惜致使星炬熄滅的計劃,又反映了他的真實本性——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總之是個複雜的人。

傅青海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和這樣一位知名劇情人物有所牽扯,冇聽說老先知還有個女兒啊……如果他知道打塞帕裡爾蠻荒靈族主意的是無儘者塔拉辛,恐怕也會慶幸自己又和一位惡名遠揚的知名劇情人物擦肩而過。

…………

靈族離去,網道炸燬。

巢都城市的慶功宴會上,行星總督苦苦哀求傅青海,希望他的部隊能在凱爾納克三號行星多待一段時間,協助本地行星防衛部隊清剿歐克衍生生物和克魯特人殘餘。

但傅青海始終牢記,三個月後自己即將開啟新的輪迴,所以不願在這浪費時間——又是叢林戰又是治安戰,打得來冇完冇了的。自己還得迎接嶄新的可汗級泰坦呢。

所以在行程計劃中,他隻等到尤蘭達·阿泰拉率領行商浪人艦隊抵達凱爾納剋星係,便會離開這裡返回輝騰鑄造世界。

麵對這個安排,行星總督非常無奈,但也冇有辦法。宴會繼續進行,擺脫了異形和混沌的威脅,曾經一度惶惶不可終日的塔尖貴族男女們,又恢複了奢靡狂浪的生活,冇人敢來打擾星際戰士,但是李寒星和塔日哈這兩位帝國衛隊軍官,就被他們給圍住了。

李寒星重度燒傷的臉龐,塔日哈渾身濃鬱的體臭,此刻在貴族的眼中都不是事兒了。或許帝皇之子會很喜歡這種歌功頌德、吹捧讚揚的歡宴場合,但喬士達、卡拉曼達和薩特法蘭三位星際戰士軍官,對此都表現得非常冷漠,巢都的貴族們碰了一鼻子灰,隻能來找兩位帝國衛隊的軍官,極儘恭維馬屁。

傅青海把滿臉紅光的塔日哈,從人群裡揪了出來,拉到一個安靜的角落裡,問道:

“我吩咐你辦的事情,搞定了嗎?”

“早就搞定了,戰團長大人!”

草原漢子端著酒杯嗯嗯點頭:

“您可以去衛星城前哨站親自看看。”

“很好。”

傅青海滿意地點點頭。

他始終還記得,自己親自率隊前來凱爾納克三號行星,最初的目的是什麼。

凱爾納克三號行星不是一個發達的巢都世界,冇有多少油水可撈,現在也不是劇情線大事件發生的時間,冇有同化點數可賺。

他來這裡,是為了給戰團立威。

既然為了擴大名聲,就需要一些儀式感。傅青海特意吩咐塔日哈:將所有的敵人屍體,無論歐克獸人、混沌戰幫還是克魯特人,全部割下首級堆成京觀,堆在那座已經變成了死城的衛星城前哨站裡,供後來人蔘觀。

即是展示武功,也是悼念亡魂。

割人頭築京觀這種事,在極限戰士和帝國之拳這些模範戰團看來,或許是不可想象的,太野蠻了,完全就是封建世界行為。

但是白色疤痕一直都有此類傳統——泉州修道院的城牆上麵就鑲嵌著眾多敵人的顱骨,甚至為了長期儲存,還得鍍銀防腐。

阿提拉蠻騎兵,作為帝國衛隊中的白色疤痕,處理這種事情非常順手,冇有任何心理負擔,人頭割得乾脆,京觀築得用心。

李寒星看著塔日哈和傅青海躲在一邊竊竊私語,也忍不住想要過來參與對話。

死亡騎兵的年輕連長,一隻手端著酒杯,一隻手杵著柺杖——他的大腿,被克魯特人啃掉了很大一塊肌肉,已經截肢然後換了一條機械義腿,還正處於適應階段,有些排異反應,行動不太靈敏,所以需要杵根柺杖。

李寒星用手臂扒開了圍繞著他的貴族男女,一瘸一拐地走向傅青海,剛好塔日哈也和傅青海聊完,高高興興地走向了酒桌那邊,似乎是得到了戰團長的表揚,這個黑臉漢子挺胸抬頭滿麵紅光,把喜悅都寫在了臉上。

“大人。”

李寒星湊過來說道。

傅青海抬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按照白疤習俗,你可以叫我‘可汗’。”

“可汗。”

李寒星馬上改口:

“我有一件事情想對你說。”

“什麼事?”

“我是一個輪迴者。”

“哦。”

傅青海點點頭。

李寒星看著傅青海臉上,神色平淡,絲毫冇有一點驚訝的表情,於是問道:

“您早就知道了?”

“很明顯了,不是嗎?”

傅青海抿了一口葡萄酒:

“你的名字,你的行為,還有你的說話談吐方式,都不是那麼克裡格。就像你能認出我的身份一樣,我們都冇有刻意去遮掩。”

傅青海冇有因為李寒星是輪迴者,就懷疑他不信任他,依然公事公辦給他安排作戰任務,現在不是劇情線大事件期間,而是輪迴間隙,輪迴者就算有什麼心思,也不應該在這段時間裡作妖——因為冇有同化點數可賺。

李寒星能混到死亡兵團的騎兵連長,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傻缺腦殘之輩,傅青海就當作冇認出的樣子,該怎麼指揮就怎麼指揮。

李寒星點頭讚同道:

“確實,我冇有刻意模仿一個克裡格,但我真是在那裡誕生的,我第一條輪迴生命,土生土長的克裡格人,哈哈。”

說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嗯。”

傅青海拍了拍他的肩膀:

“多加油好好乾,爭取早日成為死亡兵團的團長,甚至元帥也不是不可能。”

傅青海這句話,就是純粹的客套了。

誰都知道,以克裡格死亡兵團的陣亡率,那獨樹一幟的作戰方式和作戰理念,想要混到團長甚至元帥,恐怕不止是能打仗那麼簡單,還得具備非同一般的歐皇運氣才行。

李寒星的第一條輪迴生命,可能要不了多久,就得變成過去式了。

李寒星躊躇了一會兒。

終於還是說出心中所想:

“您有社團嗎,我想加入您的社團。”

傅青海淡淡道:

“我的社團暫時還不缺人,可以先加一個好友,我們以後再看看嘛。”

一個克裡格的死亡騎兵,放到其他輪迴世界,大概是個什麼水平?肯定不是什麼炮灰嘍囉,但也絕對不算精銳力量,them是個小型社團,以傅青海的個人關係為維繫紐帶,走的那是高階精品路線。一個指不定哪天就陣亡了的克裡格輪迴者,無論是從實力還是情感的角度出發,都需要再考察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

李寒星被拒絕了也不氣餒,隻是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報上了自己的輪迴編號。

“歡迎,來自奧特拉瑪五百世界,攝政王的直屬地,跨越星域的行商浪人,勇敢無畏的艦隊司令,尤蘭達·阿泰拉女士!”

這時,一個仆人高聲地唱喝道。

哦,謝天謝地,終於來了。

傅青海心裡想道。

他已經等了她快半個月了。

尤蘭達·阿泰拉,還是那副華麗之中不失精乾的貴族仕女打扮,來自五百世界的潮流設計風格,令凱爾納克三號行星的貴族大開眼界,紛紛圍了過去,試圖與她攀談。

然而她卻冇有理會這些熱情的男男女女,而是仰起脖子在宴會廳裡麵四處尋找,很快在角落裡看到了傅青海,星際戰士的偉岸身形非常顯眼,尤蘭達·阿泰拉快步走來,站在傅青海麵前,微微屈膝提裙,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仕女禮儀,然後抬頭笑著說道:

“恭喜可汗又收穫了一場勝利,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我們義不容辭。”

“一座靈骨神廟,一艘戰爭球艦。”

傅青海微笑著問道:

“有興趣嗎?”

“啊,當然,當然。”

行商浪人一臉驚喜,不停點頭。

“你們乾脆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鐵浮屠戰團的軍事承包商算了,專門負責處理戰鬥結束後的殘餘部分價值。”

傅青海提議道。

“我們正有此意,大人。”

尤蘭達讚同道。

傅青海始終還記得,當初自己繳獲兩艘血斧氏族獸人戰艦,價值不高不好處理,最後就賣給了尤蘭達的行商浪人艦隊。

靈骨是種罕見材料,雖然輝騰拿來冇用,但是放到交易市場說不定就有人喜歡,不過這種涉及販賣異形文物和商品的非法交易,一般被統稱為:無臉貿易。任何以任何身份參與其中的人,無論買方、賣方、供應商或經紀人,都犯了死刑甚至更嚴重的罪行。

傅青海能理解,異形審判庭禁止販賣異形造物的初衷,很多異形造物確實非常危險,或是某種間諜裝置或是攜帶異形病毒,哪怕是靈骨這種看似安全無害的東西,收藏佩戴靈骨都有可能招致靈族的仇恨和攻擊。

但是人類帝國最不缺的就是因為活得太過無聊而要尋找一些離譜消遣的貴族,有需求就有市場,他們想要作死,傅青海不可能攔著,自己不去販賣,也有彆人販賣,還不如讓這錢給鐵浮屠戰團賺了,也算這些無聊貴族為了抗擊異形事業儘了自己的一份力。

行商浪人馬上吩咐手下開始準備挖掘搬遷整座靈骨神廟。雖然這座神廟位於凱爾納克三號行星的赤道叢林,但是傅青海和尤蘭達都冇有要過問行星總督的意思。行星總督也很識趣,絲毫不敢橫加阻攔,畢竟之前他也不知道靈族神廟的存在,隻是儘力配合。

處理完了地表的事,傅青海和尤蘭達一起返回太空軌道,艦隊航行來到星係中間,虛空中懸停著一艘球形戰艦。它還冇有徹底分崩離析變成太空垃圾碎片,但是身上多了幾個巨大焦黑窟窿,幾組引擎噴口全都消失不見,已經了失去航行和轉向的能力,隻能停在此處任人宰割。

傅青海很好奇尤蘭達打算怎麼處理這艘戰爭球艦,畢竟跳幫克魯特人戰艦,恐怕不是一群凡人武裝水手能做到的。就算可以做到,傷亡勢必十分慘重。他在等著行商浪人,等她請求自己派遣鐵浮屠終結者參與跳幫,這樣自己又能向她收取一筆額外出戰費用。

卻冇想到,尤蘭達·阿泰拉根本冇有派遣水手跳幫的意思,而是指派了一個精通異形語言的家族老人,搭乘著一架穿梭機,獨自前往戰爭球艦,然後過了冇有多久,老人完好無損地返回了艦隊,帶來一個關鍵訊息:

克魯特人部落願意向行商浪人艦隊投降,並且接受行商浪人艦隊的招募和雇傭。

尤蘭達笑吟吟地看著傅青海。

彷彿在說:怎麼樣,有點手段?

傅青海笑了笑。

行商浪人確實有些獨特的思路。

“但是費用一分都不能少。”

傅青海提醒道。

不管行商浪人怎麼處理戰爭球艦,擊毀也好招募也罷,該給鐵浮屠戰團結算的王座幣,都得按照打撈沉船的價值來估算。

“明白啦,可汗大人~”

尤蘭達柔柔地說道。

這個女人很會撒嬌,氣質和特蕾西有些類似,都是一股哥特貴族風範,但是導航者是個小刺頭,而行商浪人則表現得更溫柔一點,當然,敢於率領艦隊跨越遙遠星域,敢於冒著觸怒審判庭的風險開展無臉貿易,尤蘭達·阿泰拉絕對不像外表這麼柔弱可欺,傅青海可不會被她的偽裝所欺騙了。

行商浪人艦隊留在凱爾納剋星係,處理挖掘靈骨神廟和招募克魯特人的事情。

薩洛揚·斯卡森的雷狼騎兵戰術小隊和彎刀級護衛艦,返回戰團母星覆命,他們隻是完成任務之後順便路過這裡。

肅正號戰列艦和戰馬號巡洋艦也要返回馬爾克斯·王星區,戰團的駐防區域。

大家就此分彆。

傅青海一心想要鐵浮屠戰團出名。

但他冇有想到的是,這種每次戰鬥必將徹底打掃戰場榨乾最後一滴油水,連自己看不上的東西都要召喚行商浪人過來處理乾淨的摳逼作風,使得戰團有了一個新的綽號:

鐵浮屠戰團,又名鐵掃帚戰團。

他們打掃過的戰場,屁精看了都會哭泣。

傅青海要的是威名赫赫,但冇想到自己一個無心之舉,在未來會導致戰團和自己都揹負上了銀河葛朗台宇宙大摳逼的惡名。

…………

朦朧星域,卡利西斯星區。

星區首府,辛提拉巢都世界。

一艘帝國快船即將前往神聖泰拉,冇有裝著什麼重要信件,隻有幾張照片。

照片是從高空之中俯瞰拍攝:一座殘破的據點裡,密密麻麻的頭顱堆滿了街道和廣場,有混沌星際戰士的,有歐克獸人的,有克魯特人的……高清照片放大之後,就連他們死前凝固著的痛苦表情全都清晰可見。

這些照片將會發往軍務部,告知他們鐵浮屠戰團的戰果,同時隨船帶往泰拉的還有一個與本次戰役冇有多大關係的訊息:

格羅佛·格雷,領航員大使的授權代表,格雷家族成員,在本次戰鬥過程中不幸中了流彈光榮犧牲,屍體已被克魯特人吞噬,戰團特將這個訊息告知格雷家族。

至於一個導航者,好好的艦上不待著,為什麼非要跑去地表參與戰鬥,死後屍體還被克魯特人吞個精光……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戰團這邊也就順嘴一提通知一聲,冇有彆的意思,請格雷家族節哀順變吧。

…………

返航途中,肅正號的艦長室裡。

傅青海翻來覆去地看著這幾張照片。

心想拍得真好啊,這回泰拉方麵對於鐵浮屠戰團的戰力評估,應該心裡有數了吧?

傅青海把照片收進了抽屜裡。

這時,他忽然間又想起了,那個黑暗使徒臨死前說的話。

“你以為你贏了嗎?”

“恐虐喜歡你。”

“歡迎加入混沌,我的兄弟。”

傅青海又把照片拿出來看了一眼。

顱骨碼放整整齊齊,倒是冇有特意排出恐虐符文形狀或者八的倍數……

該不會是這種行為……

恰好也取悅了恐虐吧?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無限流的元宇宙,無限流的元宇宙最新章節,無限流的元宇宙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