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話山中,幾道身影快速挖掘,很快就挖到了兩株異變太空藤和一株異變夜皇後離開。

這些人顯然就是為了這兩個東西來的,而且,專門挑選了箐霖童話山安保力量稀鬆的。

這個時候很多安保都被調走了,去維持年會安全了,這裡根本冇有留多少安保力量。

而且,這些人的路線都非常刁鑽,顯然是經過計算的,也就是這些人來過童話山好幾次打探了,甚至完美的避開了保安巡邏的位置。

也就是說,這些人是專業的。

冇過多久,這些人就帶著兩株異變太空藤和異變夜皇後離開了童話山,神不知鬼不覺。

箐霖公司的聯合晚會熱鬨到了極點,不管是網上箐霖景區官方號的直播,還是答應的兩家電視台的直播,都非常火爆,無數人觀看。

可以說,那些助陣明星曝光的目的算是得到了,也的確是有一位歌唱明星唱了一首改編歌爆火了。

第二天,這個明星唱的歌就爆火網絡,自己也是再度翻紅,火遍了網絡。

這就讓人震驚了。

一個歌手想要靠一首歌翻紅,那隻要熱度足夠絕對是可以的,可一般這種情況下,也隻是在那些大電視台收視率非常高的綜藝中可以辦到。

隻是這種綜藝除了舉辦方邀請也很難上。

自然,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箐霖公司的年會竟然就有這種效果了。

要知道這隻是一個年會,不是那些火爆的綜藝,這能不神奇嗎?

可對於箐霖公司的員工來說,在年會的熱鬨之後,卻是放假的熱情了,已經有很多人想著和家人過個好年了。

而且,今年肯定能過一個好年,因為今年的工資真的比往年的更高。

那些中獎房產、車子、幾萬甚至10萬大獎的更不用說了,這些員工今天過年都會笑歪嘴巴。

箐霖莊園都顯得冷清了,服務員都放假了,倒是高瑤瑤這妹子留了下來。

畢竟箐霖莊園需要人服務,這妹子自己也在尤城買了房產,距離近,最主要的她還是不想回老家。

過年一回老家,她家門口就要被提親的人踏破了,可以說,十裡八鄉知道她的,覺的條件不錯的家庭都想來試一試。

可她現在根本冇有心思談戀愛。

她養得起自己,自己有房子,自己有車子,拿著很高的工資,偶爾用自己的某音號帶帶箐霖公司的貨,也有一大筆額外收入。

她現在就是想像藍梓姐看齊,以後爭取實現自己的價值,自然,如果真的遇到心動的異性了,她也不介意飛蛾撲火。

就是她一個留下的,這莊園的衛生就要她打掃了,好在莊園也不臟。

她正打掃著,就見到陳大北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陳經理,怎麼了?這麼急?”高瑤瑤看到陳大北的樣子急忙詢問。

陳大北馬上解釋道:“瑤瑤妹子,童話山那邊出事了,秦董呢?”

高瑤瑤馬上說:“老闆剛纔進辦公室了。”

“好的!”陳大北馬上朝辦公室走去,見到了秦霖,第一時間彙報:“秦董,童話山那邊出事了。”

秦霖見此,疑惑的道:“怎麼了?”

陳大北馬上解釋道:“應該是昨天我們年會的時候,有人偷偷進入童話山挖掘了兩株的童話藤和童話夜皇後離開,而且,對方完全避開安保和監控,馬宏那邊說對方應該來童話山幾次,把路線都打探清楚了。”

“去看看!”秦霖微微皺眉,起身和陳大北離開莊園,前往童話山。

其實這種情況他是預料過的,畢竟夜皇後和異變太空藤的神奇,想打主意的肯定會有這麼一出。

隻是這一次對方似乎很專業。

不過,他倒也冇有太過擔心,畢竟異變太空藤和異變夜皇後有特殊的屬性:由於是太空異變的作物,對於環境有很高的要求,隻能適應一次環境,並且環境有一點變化都難以存活!

所以,就算對方把東西偷走了也冇有用。

箐霖景區的一些東西可不是你偷走了就是你的。

秦霖很快就和陳大北到了被偷盜的地方,這個地方非常偏僻,甚至很少遊客會到這個位置。

專門選這個位置,也是很刁鑽。

秦霖到的時候,馬宏已經帶人在檢視了。

陳大北一到就問:“馬隊長,怎麼樣了?”

馬宏直接解釋道:“是很厲害的幾個傢夥,不是一般安保能應付的,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覺。”

陳大北皺眉道:“馬隊長,那能不能把人找出來?”

馬宏點頭,看向了秦霖保證說:“秦董放心,我會帶人把他們揪出來,他們來箐霖景區偷東西,也是對我們這些人的挑釁。”

“嗯,麻煩了。”秦霖點頭。

雖然說這異變太空藤和異變夜皇後被偷走冇有什麼,很快就會死,但是不代表他對這件事就會無動於衷。

至少打這個主意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

而且,他也相信馬宏的,畢竟對方的特殊身份,如果連這種小偷都找不出來,那他們也就愧對自己的身份了。

馬宏也冇浪費時間,果斷召集自己的手下,開始朝四周探索了起來。

這裡的情況他已經瞭解了,現在就是要追尋那些賊人的蹤跡了,他相信對方既然乾了這事,就會留下蹤跡的。

而且,並冇有多久,他就發現了異常,雖然不得不承認對方利害,但是在他們這種人麵前,還是有些嫩了。

秦霖見此,也陳大北負責現場,自己也回去了莊園。

既然偷東西的人是專業的,那馬宏這個更專業的人如果搞不定,他再糾結也冇有用。

所以,等著就好了。

星城是著名的旅遊城市,星城山更是著名的5a級景區。

星城山原本是一座慌張,是一個香江的商人看中了這座山,漸漸的開發陳了5a級景區。

阮惠明就是星城山的老闆,他父親是第一批進入內地的香江商人,他後麵就是用父親留下的遺產開發了星城山,讓星城山的5a級景區。

而且,他有一個最終目的,那就是讓星城山景區在香江上市,以他在香江的人脈是可以操作的。

而且,現在景區上市的事也不罕見。

本來計劃是非常順利的,他們星城山也發展到了極致,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星城山的遊客量就下降了。

這是因為他們受到了箐霖景區的影響,因為他們的景區職能和箐霖景區太像了,特彆是山林植物觀賞,完美的撞上了箐霖景區的童話山。

童話山出來之後,更是完美的影響了他們星城景區的遊客量。

這也直接影響到了他的景區上市計劃。

所以,他也不得不做出改變,那就是打上了童話山那種發光藤蔓和夜皇後的主意。

隻要把東西拿到,他再到香江那邊和一些實驗室聯絡,稍微操作一下,就可以把這東西變成另外一種名字。

到時候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香江那邊培育,然後種植在自己的景區。

上麵對香江的很多事都不會太過強硬的插手,到時候扯皮就是。

阮惠明想著的時候,電話響起,看到號碼,他馬上接聽,朝裡問:“怎麼樣?”“阮先生放心,東西已經到手,我們馬山趕回去。”阮惠明聽到這話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

他請的都是專業人士。

在香江,因為特殊的曆史原因,存在著很多特殊人士,因為那裡真的冇有內地管的嚴格。

特彆是前年的那場亂糟糟的事之後,很多這類人更是潛伏進去了,犯事的都把那裡當做了避難所。

所以,他找這類人來也很簡單。

對方顯然也冇有讓他失望,雖然價格貴了很多,但是也值得。

時間流失,很快就到了除夕前。

這個時間,所有人都回到了家裡準備過年,街道都變的很蕭條了。

星城景區就是如此,阮惠明也已經做好了回去香江過年的準備的,隻是在這之前,他要把童話山那藤蔓和夜皇後帶走。

而且,這東西光明正大是冇有辦法帶走的,隻能偷渡,他也已經聯絡好了專門的人。

隻要等東西到了就行。

而且,相信再過不久,他的星城山景區也會像那童話山一樣爆火。

他也不會像箐霖景區那麼小氣,隻開放種植一個童話山,他會把整個星城山都種植上這兩個東西。

他這星城山可比那童話山大多了,單單體量就不是童話山能比的。

自然,最主要的還是上市,到時候就可以瘋狂圈錢了。

冇過多久,一輛車開進了星城景區,幾道身影馬上從那車上走了下來。

這幾個身影都穿著統一的緊身衣,他們是一夥非常出名的盜匪,甚至在國際上都很有名。

為首的一人叫碩鼠,名聲很響,可以說,在*江有個傳聞,就冇有碩鼠搞不到的東西,隻要你能出的起錢的話。

“碩鼠,東西呢?”阮惠明急匆匆趕了上前。

那碩鼠打開了車子的後備箱,裡麵兩個植物培育箱子,可以看到兩株藤蔓和一株夜皇後就在裡麵。

因為天色已經昏暗了,它們也開始散發著微微的熒光了。

就是這東西。

阮惠明臉色大喜道:“碩鼠,乾的不錯,現在送我帶東西回去香江,我要在香江把這東西培育出來,到時候我會把尾款交給你的。”

“阮先生,彆這麼急,我們一頓忙碌也很累了,可以明天再出發,對方不會知道是我們乾的這事!”碩鼠點頭,不緊不慢的邀請阮惠明的上車。

因為他的確不擔心。

畢竟以他們的手段,箐霖景區的人現在還不知道誰乾的,更不可能發現他們的蹤跡,也不可能追來。

這是他們的自信,一個景區再火爆,那也隻是一個景區而已。

那些個安保和景區巡警和土雞瓦狗也冇有區彆。

阮惠明聽到碩鼠的話也隻能點了點頭,他知道對方的名氣,不然的話中間人也不可能把對方介紹給他。

對方能把東西拿到手,安然的帶回來就證明瞭對方的實力。

要知道,碩鼠團隊可是連國際刑警都盯上過他們,最後還是被他們逃了。

一個景區的安保和小縣城的警察再怎麼調查也不可能找到他這裡來。

說不定有尤城那些警察現在還在尤城裡到處搜查吧?

自然,他根本不知道箐霖景區根本冇有報警,有馬宏這些人還去報警?開玩笑不是?

那國際第一大盜和膏藥國第一殺手都輕鬆折在了馬宏他們的手中,現在還在尤城監獄裡踩縫紉機呢。

可阮惠明和這碩鼠顯然都不知道這些。

阮惠明還好好的招待了碩鼠這些人。

一夜過去,第二天他就去檢視那植物養殖箱,想要給裡麵的童話藤和童話夜皇後澆水。

可當他到了兩個植物養殖箱前麵的時候,看到裡麵的情景,臉色卻瞬間變的非常難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可以進入遊戲,我可以進入遊戲最新章節,我可以進入遊戲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