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嶺北境,隱麟淵。

說起這隱麟淵,在大漢尚無“隱麟”時就已經有此山淵…當然,它還有彆的名字太乙山。

相傳,太乙真人曾在此修煉,因而得名。

遠遠的遙望此間山巒,雲霧繚繞,縹緲奇幻…縱然是在連綿不斷的秦嶺中,也是個絕對的龐然大物,一覽眾山小的存在。

而這裡…便是如今王越邀約陸羽,單刀赴會的地方。

此刻…

無數甲士將這隱麟淵團團包圍,其中有大魏的雄兵,亦有西涼的鐵騎!

每個人都森然佇立在此…可每個人又不敢踏上這隱麟淵一步。

至於緣由…

王越放出話來,若是除了陸羽外的任何一人敢邁上石階,那…夏侯涓便被會梟去首級!

“報…夏侯將軍,已經在隱麟淵以北尋覓到一處山巒,與隱麟淵齊平,在其上用‘千裡望’可以窺探到隱麟淵中動向!”

“報…馬將軍,經千裡望窺探,王越的確在隱麟淵內,夏侯夫人也在,她冇有被捆綁,而是坐在一個亭子內。”

連續的通傳…

分彆是大魏的斥候與西涼的斥候。

夏侯惇與馬騰、馬超的眼睛均是凝起…兩人對視過一眼。

“前麵領路!”

幾乎是異口同聲同時吩咐…

他們必須窺探清楚隱麟淵中的情形…這有利於他們做出更準確的判斷。

山巒之上寒風逼人。

夏侯惇、曹洪、馬超、馬騰每人手中都舉著一個“千裡望”,區彆於後世的望遠鏡…一眼數裡,古時候的“千裡望”最多隻能看到幾百米之內,哪怕是經過工房馬鈞的改良,也不過是剛剛上千米…

可好在,附近的這處山巒略高於隱麟淵,從這邊,倒是能將隱麟淵上的情形一覽無餘。

而…透過“千裡望”,夏侯惇、馬騰等人…隱約間能看到“夏侯涓”,她的確冇有被捆綁,甚至…山頂處數以百計的王越的弟子,卻冇有任何人限製她的自由。

可…

這依舊不能說明“夏侯涓”足夠跑出去…這些黑衣弟子,任何一個都能夠很輕鬆的擒住她!

距離“夏侯涓”不遠處,一個一身黑袍的男子盤膝而坐,手邊一柄長劍冇入石中…

看起來…

所有弟子對他都無比敬重!

想來,他便是王越。

夏侯惇、馬超、曹洪的眼眸始終盯著夏侯涓與王越,惟獨馬騰…他環望整個山巒。

不禁感慨道:“這隱淵閣隻有一條道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莫說是幾萬大軍,就是再多些人,也很難衝殺上去…王越這匹夫挑選這裡,看起來委實下了一番功夫。”

馬騰這話…其實隻說了一半。

可意思再明白不過,這麼一處隱麟淵…他們投鼠忌器,可操作的空間太小了!

“哼…”馬超冷哼一聲,“聽聞這王越號稱天下第一劍,當世劍神,可卻指名道姓要陸子宇去赴約?有能耐,他為何不挑選孩兒去赴約?”

講到這兒,馬超怒目圓瞪,“夏侯夫人乃是父親的恩人,那便是整個西涼的恩人,她若是有個閃失,孩兒勢必闖上這隱麟淵,取下這狗賊、惡賊的首級!”

馬超的後槽牙咯咯直響…

“諸位…”這時,緩緩登上此間山巒的荀攸張口了,“王越選擇在這裡,那必定是已經做下決斷,不惜魚死網破…根本冇打算活著離開…”

荀攸的語氣格外的冷凝…

儼然,在他這個智者看來,這一關…並不好闖,也並不輕鬆!

“子宇這小子…”

夏侯惇低頭歎氣…

這五日,他每一日都去拜訪陸羽,可無有例外全部都吃了閉門羹…他打算硬闖,奈何…他哪是典韋的對手?

見又見不了…

他又質疑要上這刀山…還冇法勸,夏侯惇心裡憋著一肚子的火氣。

“報…”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諸位將軍,一個…一個時辰前,南狩侯…南狩侯單槍匹馬…已經…已經上了隱麟淵!”

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驚呼一聲。

其實無論是夏侯淵,還是馬騰都派了人攔住陸羽,可在龍驍營開道的麵前,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夠看…

“冇有攔住麼?”馬騰感歎…

“攔得住麼?”夏侯惇揉了揉被典韋揍了一拳的左臉…

他什麼身份,質疑闖進去,都被典韋這般攔回,可想而知…這次陸子宇這小子的決心!

“子宇啊子宇,你這是送死!”

這道感歎過後…

“快看…”馬雲祿舉著“千裡望”驚呼,“南狩侯…是南狩侯!”

眾人紛紛再度提起“千裡望”…

果然…

是“陸羽”…他單槍匹馬上了隱麟淵,沿著山道在疾馳…眼看就要登上淵頂!

這…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都被揪起…

真的…

真的來了麼?

一場“懸殊”的對決,真的要…要在這隱麟淵上打響麼?

隱麟淵頂,崎嶇山道的終點,是一處巨大的平台。

感受著微風,感受著空氣中砂礫的蔓延,終於…那久違的馬蹄聲浮現在他的耳畔。

“來了!”

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王越起身,卻不慌著拔劍。

他目視夏侯涓…

“想不到,陸羽這傢夥…竟真的會為你而隻身犯險,老夫不由得佩服他一分!”

“不會…不會!”

夏侯涓牙齒咬著嘴唇,她的語氣有些刻板與生硬,短短的兩個字過後,她閉上了嘴巴,故作沉默。

“果然…所有人都有弱點,而你便是這陸羽的弱點。”

沙啞卻帶著許多慶幸的聲音從王越的口中傳出。

他眯著眼,目光依舊停留在夏侯涓的身上。

“你不懂!”

夏侯涓口中喃喃:“休要小看他人的誌氣,我雖是婦人,亦當奮力一搏,更何況是他呢?”

“不瞭解?”王越感歎道:“我太瞭解他了,這陸羽儘管看起來膽小,往往在戰場上會選擇躲在龍驍騎重重庇護之下,可…普天之下,冇有人比他的內心更強大!這樣的男人,的確不能允許一個女人因為他而死!”

言及此處…

踏的一聲王越豁然起身,他的手放在了劍柄上。“記住你男人的模樣吧,今日之後,他將與你永彆!不過…你放心,憑他這份豪情與膽氣,老夫自會留他全屍!”

話音落下…

王越拔出石中佩劍,他大踏步向前,迎接著…那個抱著必死之心,前來赴約之人!

隱麟淵,已經到了最後一段山路,因為太過崎嶇…馬兒無法前行。

陸羽索性下馬,向那雲霧之巔行進…

他一身白袍,手持長槍,目光銳利,麵頰上冇有多餘的色彩,宛如…苦行多年的僧人!

倒是他手中的那柄“紅纓槍”顯得格外的惹眼…

特彆是那“紅纓”…

不知道是多少鮮血,才能將原本的“白纓”染成如此色彩。

山道上…亦有無數王越的弟子,他們守著各個要道,均會向陸羽投來一道道目光,像是在觀察,也像是有所忌憚。

畢竟…

他陸羽的名頭可是足夠的響亮。

敗在他手下的人…掰起手指頭都數不過來。

——呂布、袁紹、袁術、孫策、孫權、韓遂、劉備…

更彆說那些諸如黃巾軍將領,諸如河內張楊這種二流角色!

很多弟子聽說過陸羽不通武技,可此刻,看他手持“紅纓槍”的模樣,哪裡是不同武技,這分明是一個高手!

考慮到…陸羽一貫的作風!

藏得好深哪!

踏…踏…

腳步邁動,在這些目光下,“陸羽”照例踏步向前,不輕不重,對所有的目光恍若未聞,落腳之處,一個個淺淺的腳印…還有那單薄的身影,透著令人側目的從容與灑脫。

山頂之處…

巨大的圓盤,雲霧繚繞…

王越守在當中,負手而立,手中長劍揚起。

他的弟子們則圍在圓壇的周圍…這些弟子們均是裹著黑色的麵罩,但從身體看,就宛若一個個無情的石碑一般,任憑風吹,紋絲不動。

亭子內…

“夏侯涓”已經站起了身子,望著那遠處…漸漸清楚的身影,她不由得小聲喃喃:“他…真的來了!”

眉頭抖動,儼然…

她對來者心懷擔憂。

而一山之隔的對麵,更是無數雙眼睛通過一枚枚“千裡望”關注著這邊的一舉一動。

除了夏侯惇、馬騰、馬超、曹洪外…

還有馬雲祿,有李典,有於禁…有龐德,有馬岱…許許多多人圍攏了過來,乃至於“千裡望”已經不夠用,幾乎是兩個人或者三個共用一個。

而目之所及…

這秦嶺之巔的氣氛愈發凝重!

終於,細微的腳步聲在隱麟淵的高台上響徹而起。

腳步聲從輕到重,從緩到急,讓此間的這股森然殺氣有了微微的變化…一抹陽光灑下,撥開縹緲雲層的遮掩,剛好射在了山道的儘頭。

在那裡…

一道單薄卻挺拔,成熟又俊秀的身影,透過雲霧繚繞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這身影,除了“陸羽”?還能有誰?

腳步輕提,然後放下,如此前進三步,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在這安靜的高台上緩緩揚起,三步落下,“陸羽”的眼睛平視前方。

“大魏龍驍營陸羽,赴約!”

平淡而簡潔的話語…緩緩飄蕩在此間。

王越再三端詳過眼前的男人…

他是第一次見到陸羽本尊,可在畫捲上,他已經看到這個少年無數次,他的每一寸麵頰,王越都銘記於心。

“好膽魄!”

王越不由得感慨一聲…

——“所謂禍不及妻兒,吾以赴約而來,燕山王越也當遵守約定,將女人放走!”

陸羽又一道聲音…使得整個山巒中,那無數道激射而來的眼芒變得動盪與紊亂。

“嗬嗬。”

王越冷笑,“我王越從來不自詡為英雄,可‘一諾千金’這四個字,吾輩武人還是看的極重,你既單槍匹馬而來,我必會放她生路!”

言及此處,王越瞟向身後的夏侯涓…

而此刻的夏侯涓眉頭緊鎖,雙手扶住石亭的木樁,儼然…心頭便是緊張與彷徨!

“嗬嗬…”

王越又笑了,“不過,現在她還不能走,若是走了?誰為你收屍?”

說話間,“陸羽”的手腕抖動了一下,而這細微的抖動,讓王越感受到了一股凜然的殺意,一股濃濃的凶煞之氣。

王越劍指陸羽…“想不到,你藏得夠深的!老夫還疑惑,當今這世道,一個不通武藝之人,如何能活這麼久?原來!如此!”

“哈哈哈…”突然間,王越大笑了起來,“陸羽,你可知道,這隱麟淵之前的名字!”

“太乙山?傳言中太乙真人在此修煉的太乙山?”陸羽反問。

“不錯!”王越提著劍,緩緩踱步,“百年前,涇陽縣有個叫做金翠華的姑娘,美麗善良,勤勞聰明,與鄰村潘郎相愛,卻被兄嫂逼迫嫁給富家子弟!臨嫁之時,逃入終南山,她的兄長問詢而來,追到這裡,卻發現在這太乙山間太乙池畔,這位金翠華姑娘羽化飛仙,乘麟隱去,故而…這山又取名翠華山、隱麟淵!”

言及此處…

王越的眼芒中閃過一絲精芒,像是這個故事讓他回憶起,年少時他的一段經曆。

他也有過這麼一個青梅竹馬…姓董,河西人!

可因為…家族的逼迫,她不得以嫁給了一個“君侯”,機緣巧合之下,她與這君侯的兒子還成為了天子,她也成為了太後。

嗬嗬…

這太乙山上的金翠華姑娘是羽化成仙…

可“董兒”卻是…卻是飛上枝頭。

諷刺麼?

更諷刺的是,那時候…乃至於後來的王越,將“舔狗”的精神發揮到淋漓儘致。

他手中握著的是“中興劍…”

他行的,卻是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的行徑!

當然…陸羽不知道這些…

曆史也不會有人去記錄這些。

更不會有人知曉,這“中興劍”的背後,是這般兒女情仇…

“嗬嗬…”

此時的王越笑了他淺笑道:“今日之後,這山多半要變一個名字了!”

“什麼!”

“落麟崖!”王越淡淡的道:“因為,威震天下的龍驍營統領,讓無數諸侯折腰、臣服的南狩侯陸子宇,傳言中得知可安天下的隱麟,他即將隕落於此!”

說話間,一股劍氣盪漾而出。

王越握住劍柄的手渾然更用力了幾分。

“你、我一戰…”

不等王越開口…

“陸羽”的聲音倒是搶先傳出——“生死各安天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最新章節,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