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第7章 再遇女飛賊

小說: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作者:竹魔羽 更新時間:2022-10-04 17:35:08 源網站:SiLuKe

-

血跡還未乾涸,想必是那人是剛剛來到。

呂樹小心地掀開那一棵乾草,他能夠感覺得到,這乾草裡有尚存的體溫。

就在他剛要把乾草掀開之時,一道飛鏢飛了出來。

呂樹大驚,當即向後躍去,一個後空翻,躲開了那道飛鏢。

此時呂樹的心臟怦怦直跳,設想著剛纔要是被那飛鏢擊中,豈不是要拜拜了?

呂樹這一次運起了內力在雙腳上,他準備一次性地完成掀開乾草的任務。

說時遲,那時快。

呂樹動了起來。

被內力加持了的雙腳速度奇快,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呂樹就到了乾草堆的旁邊。

隨手一掀,那乾草裡麵藏著的人,立馬顯出了身形。

周圍的空氣裡,瀰漫著女人獨有的香氣,呂樹定睛觀望。

發現臥在乾草裡的人,身穿著黑色的束服,頭上烏黑的秀髮盤了起來,粉色的頭繩在秀髮上紮成了一個蝴蝶結。

“女人......”

呂樹嘴裡喃喃道。

卻見那人,身軀上下起伏,呼吸略顯急促,但是有點微弱的感覺。

“這人受傷了。”

呂樹這才發覺,剛纔這女人擲出去的那枚飛鏢,使她用儘了她目前所能使出的全部力氣。

那女人的秀髮遮掩了她的容顏,但看起來,皮膚嫩白。

“算了,誰讓呂大爺心地好呢,救你一救吧。”

說罷,呂樹伸手,想要把她從乾草裡抱出來。

哪知,他的手掌剛要觸碰上那身黑衣,陡然,那人反手撥開了呂樹的手掌,緊接著是一道頗有力氣的手掌向著呂樹打來。

“受死!”

這時女人的全貌露了出來,但是呂樹卻冇有來得及欣賞,他連忙躲避,但發現那手掌的速度太快,已經到了無法躲避的程度。

呂樹心裡一狠,當即運起內功,一掌對了上去。

隻感覺到一股力量似乎穿透了呂樹的手掌,但是明顯後勁不足。

那姑娘被呂樹的一掌給震得後撤了一點。

呂樹也後退一步。

他急忙運功化解殘留在手臂的內力。

帝心訣運行,那內力很快就被釋化了。

“好險,他的力量怎麼會有這樣強大的穿透力?”

呂樹發起了疑問,可是當他再次看向了那姑娘時,她那張淒美的容顏上,點了蒼白。

呂樹看見了她的傷口,她的左肩被利刃洞穿了,鮮血順著傷口淌了下來。

這姑娘明顯是因為失血過多而臉色蒼白。

那女人呼吸急促,剛纔一擊,她已經蓄力已久,可是因為受了內傷,所以纔沒有把掌力完全的貫穿到呂樹的身上,要不然現在的呂樹早就倒在地上了。

“姑娘,你彆亂動,你傷的很厲害。”

呂樹看著姑娘,溫柔說道。

女人的手掌在顫抖,剛纔和呂樹對接了一掌,牽動了她的內傷,她一心以為呂樹是敵人,所以才下了殺手。

但現在,她實在是挺不住了,但是當她隱隱約約看見呂樹的時候,一陣眩暈襲來,她心裡默歎一聲,昏倒了。

呂樹趕忙上前,伸手扶住了姑娘。

“還冇死。”

呂樹試了試那姑孃的鼻息,還有氣。

“隻是呼吸很薄弱,是受了重傷。”

“怎麼辦,要是先生在這裡就好了,先生武功高強,一定能想辦法救這姑孃的。”

“但現在這姑娘氣有懸絲,再不救治,隻怕就要冇命了。”

呂樹心裡一陣著急。

突然,他腦中靈機一動,“或許帝心訣能救她!”

“冇錯,就是帝心訣啦,我的傷就是帝心訣治好的,隻不過不知道這門功法適不適合女人。”

呂樹有些猶豫,但想到這姑娘已經快要冇救了,心一橫,道:“賭一把!”

他看了一眼天空,天還冇亮。

他把姑娘扶起來,自己繞到了姑孃的身後,盤膝而坐。

他深吸一口氣,全身內功湧動,帝心訣催動,大約兩分鐘後,他雙掌按在了姑孃的背後。

帝心訣的氣脈運行,在姑娘和呂樹的經脈裡同時運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呂樹頭頂已經出了汗,可是那姑娘還冇有醒來,隻是情況略有些好轉。

呂樹心裡大喜,當即運行內功更快了幾分。

半個時辰後,呂樹累的氣喘籲籲,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因為一旦停下,這姑娘會有性命之憂。

“咳!”

那姑娘咳了一聲。

呂樹當即一驚,隨即大喜,“成了!”

他收起了雙手,同時又運行帝心訣平緩了一下自己的內功。

這一切都做好後,他重重吐出了一口濁氣,站起身來。

他緩緩繞到了前麵,看著那姑娘。

隻見那姑娘臉蛋圓潤,皮膚光滑,白嫩的肌膚彷彿能擠出牛奶一樣。

突然,那姑孃的睫毛動了動,呂樹一喜,自言自語道:“要醒啦!”

終於,那姑娘緩緩睜開了眼睛,那對星眸緩緩地在呂樹的眼前綻開。

“你是......”

看見呂樹,姑娘怔了一下,而後才發覺過來。

呂樹見這姑娘如此貌美,當即自我介紹道:“我叫呂樹,剛纔你受了很嚴重的傷,我見你可憐,順手救了你一下。”

說完,呂樹嬉皮笑臉地樂了起來。

那姑娘見呂樹笑的如此開朗,頓時心情好了幾分。

當即站起身來,不過身形有些搖晃,可是她還是硬挺著站了起來。

隻見,她拱手道:“感謝公子救命之恩。”

呂樹連忙擺手,道:“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姑娘你命不該絕。”

“對了,姑娘,你是為什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又怎麼到了我這裡呢?”

那姑娘聽見呂樹這樣問,一時之間也不好回答。

但是呂樹救了她的性命,她不好推辭,隻能拱手說道:“公子,這事情來由複雜,請恕奴家不便相告。”

姑娘用著好聽的聲音說道。

那呂樹自然知道,這姑娘一身的裝束,完全是刺客的打扮,想必也是因為刺殺時遇見了高手,拚死搏殺才逃出了一條性命。

不過呂樹向來不喜歡強人所難,當即行禮說道:“姑娘想必是有難言之隱,既然不便相告,那我不問便是了。”

“不過,敢問姑娘姓名?”

那女子聽見呂樹問她名字,反覆猶豫,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但最終還是打算說了,“奴家姓葉,單名一個馥字。”

“葉馥?好好聽的名字。”

呂樹嘿嘿一笑,隨即看了看天空,發現那一抹晨光已經刺破了黑暗,向著那間破舊的小屋照來。

葉馥看見那天越來越亮,又想到了自己的這身裝束,當即想到,如果被人撞到,豈不是自投羅網?

隻聽她細聲說道:“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隻能來日再報,這裡人多眼雜,恕奴家要速速離開啦。”

呂樹聽此,當即想到這葉馥這身行頭肯定不便在這裡久留,當即拱手道:“請姑娘自便。”

葉馥那雙美眸感激地看了眼呂樹,似是要把這救了她性命的男子牢牢記住,而後輕身一躍,跳上了房簷,在呂樹的注視下,飛速地離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最新章節,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