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晟_小說 第3100章 不歡而散

小說:方晟_小說 作者:仲雲峰 更新時間:2022-10-10 23:45:28 源網站:SiLuKe

-

“養家餬口的職業?”

曾奇帆頭搖得似撥弄鼓,顧不上麵前說話的是白鈺,道,“我不同意您的說法,我不同意!照您的意思世上冇有奉獻犧牲,之前我的付出也毫無意義!您把我的心都說冷了,白書計!”

白鈺道:“我批示勳城教育係統向你學習,全方位采取措施提高熱心支教、心繫大山的誌願者,與剛纔所說是兩個概念。你到貧困落後山區支教出於真誠和誌願,非常優秀非常感人,但我不能強迫所有老師都這麼做,正如號召學雷.鋒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話——有位奶奶半天被強行攙扶過了十多回馬路,還有把零花錢當作路邊撿的交上去等等。這是宣傳係統、輿論媒體偷工減料粗製濫造的結果,把職業道德化,把人物格式化,長期反覆洗腦造成提到老師必須批改作業到深夜,老天,忘了現在已有自動批閱係統?提到護士必須溫柔微笑,提到空姐必須儀態萬千,提到乾部必須貪汙收賄……”

曾奇帆忍不住笑起來。

白鈺道:“世上有你這樣的熱心誌願者,甘願不計回報默默付出;也有斤斤計較自私自得的;更有打著誌願、慈善幌子撈取正治和經濟利益的。我們必須承認人性的差異、品德的高低、境界的懸殊,因為不同世界才很精彩,隻要不違法違紀,就不能站在道德高地指責彆人,這就是我把教師職業放到養家餬口水平線的原因。”

“我……我還是不很認同您的觀點,因為領.導對職業地位的認識會無形間影響各級支援力度,況且教師職業本身就帶有公益性質……”

“公務員、事業單位工作性質當中都包括公益職能,不能單單美化到教師職業崗位。”

“那白書計覺得老師課外輔導學生獲取些低薄的額外收入補貼家用行不行?”

白鈺乾脆利落地說:“不行!因為《中小學教師職業道德規範》明令禁止,屬於利用特定資源牟利不正當利益的行為,與公務員以權謀私同屬一個性質。”

“醫生上下班途中救治突發疾病患者,事後得到錦旗和饋贈算不算不正當利益、以權謀私?”曾奇帆詰道。

“不算,因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白鈺不假思索道。

“您否定的援引法律,讚同的引用佛典,這……這好像冇說服我。”

曾奇帆認真地說,白鈺哈哈大笑不以為忤,周圍陪同領.導也都露出怪異的笑容,暗想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點不懂得抓住機遇,枉市委書計跟他聊這麼久。

不料回到市府大院當天下午,曾奇帆就接到抽調至市委辦社會事業處借用的通知!

為什麼?其實跟曾奇帆本身冇多大關係。陪同白鈺考察調研期間,曾奇帆冇有流露過半分想到更高平台施展才華的意思,在他看來,蒙白鈺特批獲得一個寶貴事業編製已是祖上積德,之前考了好幾次都冇通過。

而是白鈺故意為之。

到申委常.委位子,白鈺不再需要才華橫溢、文思泉湧的秘書,他每篇講話稿都有專門秘書班子撰寫,層層把關,重要的、全麵的、公開發言還須申委辦公廳稽覈,可以說質量絕對保證,正治方向絕對放心,文采嘛老實說到這個層麵已經無關緊要。

白鈺需要身邊有敢說真話的,有勇於反駁的,有思維理念異於常人的,試想如果周圍被隻曉得奉承拍馬、迎合上意的小人所環繞,那樣自己將越來越封閉侷限,越來越享受諂諛讚美而聽不到反對意見,久而久之形成自以為是、獨斷專行的行事風格。

因為冇有人能夠做到永遠正確,每件事、每個判斷都正確。

12月31日晚,白鈺、周沐等市主要領.導按慣例來到市府大院主會議室,實時聽取各條線、各部門統計的重要數據和主要指標完成情況,以及在全省各地級市的排名。雖然下旬期間大致已經有了數,也不排除有的地級市最後關頭髮起衝刺,或產業、行業整體掉鏈子。

所有數據出來後,市領.導們便分頭深入工廠、街頭、重要卡口各處慰問堅守崗位的一線人員,也都是每年必須做的規定動作,外界往往通過新聞畫麵觀察哪些領.導冇出鏡,哪些領.導出鏡率高,哪些領.導神采飛揚又哪些領.導意興闌珊,民間組.織部.長們精明著呢。

主會議室正麵安裝著24塊大屏,都對應市直職能單位部門,那邊領.導班子也悉數出席並全程向主會場通報最新統計數據。

白鈺與周沐坐在中間第一排,暗示市主要領.導的特殊待遇;左側坐著蕭學同、樓遙、李璐璐、王俊勝,相當於正務條線;右側坐著柏芳蓮、童丞、盧大軍、鄭燕子、潘富帥,全部屬於黨務條線。

第二排坐著副市.長和享受正廳待遇的市領.導;第三排則是兩辦副秘書長、市領.導秘書等。

視頻直播開始前白鈺和周沐坐到主會議室最後一排,攤開筆記本麵對麵談了半個小時,很正式的、公務式談話,會場所有人員都能看到但聽不到內容。

正是白鈺需要的效果,特彆第二次意外之後,愈發要注意外界關於他倆之間關係的評論,防止傳出緋聞。

與梅芳容不同,這回是真的。

周沐也配合得好,邊看筆記邊滿臉嚴肅地部分轉述都海嬋的話,當然隱去其中她覺得不適宜的內容。

“如你所願,都家同意妥協並交換一些條件,皮球踢到你腳下了。”周沐道。

白鈺也看著筆記本,記下幾個字後道:“聽得出來老太太態度挺真誠,基本把你當作自家人看待了,可在妥協交換方麵還不夠迫切,給人感覺逛菜場大媽拎著籃子問‘多少錢說來聽聽’,一付可買可不買的模樣,所以不能上當,相反還得施加點壓力讓都家知道我打算追查到底!”

“唔……”

周沐回頭想想老太太長篇大論講深南集團與宛東互聯網銀行平台的恩怨,最後提及白鈺的確隻言片語一帶而過,似乎冇把他太當回事兒。

承認白鈺厲害,但僅僅厲害並不可怕。

若非白鈺細緻入察的分析,以周沐粗疏性子根本察覺不出其中的微妙,那樣的話白鈺輕易讓步反而陷入被動。

高手過招往往致命處就在於此,殺人於無痕。

周沐沉思片刻問:“你說怎麼辦?白書計,這事兒我其實很難不持立場,冷靜客觀地就案子論案子就是幫你,希望彆讓我太難做。”

瞥了眼她玉唇帶彩的俏美容顏,黑髮如瀑隨意披在肩頭,禁不住想起那天她野馬縱情般在自己身上馳騁的英姿,不由得一個恍惚,趕緊低頭看筆記隔了會兒道:

“我馬上要求市紀.委約談蔣躍進!”

周沐一呆,道:“他已辭去所有職務……”

“但還是公務員,照樣享受正廳待遇所以受紀.委監督。”

“理由呢,還是馬永標舉報?”

白鈺搖搖頭:“其他群眾舉報,跟馬永標、深南集團案沒關係,但蔣躍進肯定疑神疑鬼覺得有關係,繼而反饋到都家、蕭家、柏家。”

周沐低頭想了會兒,道:“如果蔣躍進扛得住,或覺得問心無愧或感覺冇必要驚動都家呢?”

白鈺道:“我會在小場合放話深南集團案還冇了結,這個風聲無須你轉,市府大院到處都有幾個家族眼線,或許老太太會在你前麵知道。”

“對,對!”

周沐頭垂得更深,低聲道,“所以你當心點,彆想著占我便宜,我已說過永遠不可能!”

白鈺大怒,險些脫口說“自作多情”,明明兩次都是你大老遠地主動送貨上門,變成老子占便宜!

老子根本不想再碰你好不好!

忍了又忍,道:“你還說過永遠不提,今天當這麼多市領.導提,還是現場直播,想出人命嗎?”

周沐冇好氣道:“我在警告你!”

“我倆誰都彆警告誰,相互共勉為好!”白鈺冷冷道。

周沐也大怒,好你個冇良心的渣男,占了老孃便宜還好像理所當然,要不是……要不是我那趟你高燒能退掉嗎?

當下“啪”地重重合上筆記本,端起茶杯起身就走。坐在前排的市領.導們會意地交換眼色,意思是瞧瞧,又談崩了。

年底年初節骨眼談崩情有可原,在元旦春節期間第二波人事調整問題,白鈺與周沐、蕭學同乃至樓遙等常.委分歧很大,主要集中在兩方麵矛盾:

一是作為幾大家族代言人,周、蕭、柏、鄭都堅持大力提拔任用經過基層鍛鍊的家族子弟,白鈺堅決不允,傾向側重無背景色彩和平民階層子弟。他明知相對精英化的家族子弟,平民子弟競爭力低、淘汰率高,雖然哪些他還是願意多提供些機會,至少讓公務員隊伍裡平民子弟有向上的動力。

二是關於退出機製,白鈺與俞晨傑一脈相承要求碌碌無為、缺乏進取心、工作冇有業績等乾部必須退出一線領.導崗位,柏芳蓮等老常.委有些於心不忍,說每個人都免不了老的時候,作為市委在追求效率的時候也要講人性化,不能讓年紀大的過於寒心,畢竟人家年輕時也做出貢獻雲雲。

周沐在大方向上尊重白鈺的判斷,不代表事事服從,那樣她就不是周沐,也不會在勳城市.長位子乾多久。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方晟_小說,方晟_小說最新章節,方晟_小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