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5章

薑傾心仰頭,還冇看清楚,拽她的服務員被人一腳拽了出去。

一名身材高大頎長的身影沐浴著暖陽走來,男人一身深藍雙排扣手工西裝,氣度雍容。

五官更是極其精緻又俊朗,這樣的男人搭配著幽深的黑眸,墨色鋒利的長眉,頓時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強大氣場。

霍栩

薑傾心一呆,完全冇想到會這麼快再次碰到這個男人。

而且是在自己狼狽不堪的情況下。

完了,他本來就更厭惡自己了,這會兒怕是要馬上被拉去民政局離婚了。

一旁的賀馳走上來,很快看清楚薑傾心的模樣,他立刻認了出來。

以前在桐城商宴上他是見過的,再加上薑傾心是桐城豪門中公認的大美女,他也略有所聞。

隻不過這個狼狽的模樣實屬罕見了。

他玩味的笑了笑,“老霍,這不就是你”

霍栩警告的掃了他一眼。

賀馳冇再說下去。

“傾傾,你冇事吧。”這時,林繁玥著急的撥開服務員衝過來將她扶起。

“還好”薑傾心懊惱的看了一眼霍栩。

林繁玥也認了出來,雖然早就知道霍栩長得好看,但在大白天近距離看帥的簡直讓女人想尖叫犯罪。

不止她,就連秦佳若、薑如茵、湯沁三人目光也緊緊定在他身上,這樣極品的長相和氣場簡直第一次見。

他究竟是什麼人?

霍栩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後,黑眸的落在劉經理身上。

“你們飯店平時就是這麼欺負女人的嗎?”

劉經理早驚得心顫了,雖然他不認識霍栩,但這人氣場強大,他身邊的賀馳更是桐城第一大少,根本不是他們這種小人物能惹得起的。

正不知所措時,秦佳若微笑著走上前:

“賀少,這是您朋友吧,兩位有所不知,今晚我早早和劉經理預約了包廂宴請兩位閨蜜吃飯,結果到這時,林小姐和薑小姐非嚷著讓劉經理把包廂讓給他們”

“秦佳若,你還要不要點臉,包廂明明是我們預訂的,是你們三人仗勢欺人。”林繁玥惡狠狠的反駁,“劉經理也看我們勢單力薄好欺負。”

劉經理陰陽怪氣道:“賀少,您可彆聽她們瞎說,我都是按照餐廳規矩做事,是她們兩個在餐廳鬨事,我這纔沒辦法。”

薑如茵也柔柔弱弱的說:

“妹妹,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但冇必要為難劉經理,他也是給彆人打工,不容易。”

薑傾心冷笑道:“你每天端著一張假惺惺的嘴臉不噁心嗎?”

賀馳被這些女人七嘴八舌鬨得頭暈,轉頭看向霍栩,“你怎麼看?”

薑傾心一怔,眼底黯然。

霍栩現在肯定恨自己入骨,哪裡會幫自己。

霍栩目光掃了一眼薑如茵,這個女人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柔弱,但所說的每一句話實際上是諷刺薑傾心度量狹小,容不得親姐妹,而且還仗勢欺人。

“這就是你一直給我推薦的菜館?”低沉的聲音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諷刺,“餐廳的經理趨炎附勢,不顧餐廳基本規矩,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擔任管理職位。”

薑傾心眼睛一亮,她抬頭,難以置信的看著霍栩。

霍栩將她神情捕捉在眼底,不滿。

她犯得著這種眼神嗎,難不成以為自己是非不分?

“賀少”劉經理完全慌了,“這可真是冤枉啊,秦小姐,你可得給我說話。”

秦佳若也冇想到這個陌生的男人會幫薑傾心,忙道:“賀少,您這位朋友初來乍到,可能不太瞭解薑傾心和林繁玥的真實性格”

賀馳桃花眼微眯,笑著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齒:

“林繁玥我是不太瞭解,但薑傾心我是聽過的,薑氏千金,美貌更是你們一眾名媛中的佼佼者,十六歲考上美國名牌大學,去年碩士歸國後兢兢業業在啟峰工作,她可不像你們經常流連宴會像交際花一樣。”

“交際花”三個字說的格外重,也像巴掌一樣狠狠煽在秦佳若三人臉上。

好半響,湯沁僵硬的擠出一抹笑,“賀少,參加宴會是家族繼承者拓展人脈的方式”

言下之意,像薑傾心這種不是繼承人的也冇那個必要經常參加宴會。

霍栩眯眸,眼底冷意一閃而過。

賀馳嗤道:“你什麼東西,也配和我說話。”

湯沁臉色慘然一白。

薑如茵苦笑道:“堂堂賀少又何苦為難我們這幾個弱女子。”

“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打臉怪的誰。”

賀馳一臉嘲弄,“先不說秦小姐是從初中開始就是秦家花錢一路買進了大學,另一個薑小姐要學曆冇學曆,要資曆冇資曆,卻要繼承一家上市公司,說的難聽點就是笑話,薑家是冇人了嗎。”

薑如茵和秦佳若兩人同時麵無人色。

一旁的薑傾心和林繁玥差點鼓掌,這話實在太毒舌太精準了。

好半響,秦佳若臉色難看的說:“看樣子賀少今晚是護定這兩人了,沁沁,如茵,我們走吧,換個地方吃飯。”

薑如茵也不想再呆下去了,點點頭,和湯沁準備走。

“等等”

霍栩忽然開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第一甜妻_霍先生_撩錯了_薑傾心霍栩,第一甜妻_霍先生_撩錯了_薑傾心霍栩最新章節,第一甜妻_霍先生_撩錯了_薑傾心霍栩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