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起此時還稍顯稚嫩的華資,英資財團更不想離開香江。

因為一旦離開這裡,就等於失去了根基。

他們就會成為許多其他財團圍殺的獵物。

到時候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另外,他們上百年積累的財富,也有能力拿出這筆巨資。

不過這樣做有一個風險,就是他們的立場問題。

屁股決定腦袋。

坐在哪邊,就說哪邊的話。

按說這些英資財團當然是yg那邊的。

現在卻拿錢出來,支援本家的對手,算什麼事兒?

所以,他們不好直接出麵,最後出現在杜飛麵前的纔是這位船王。

顯然,在接通電話的時候,朱爸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竅,立即讓廖主任來接手。

因為杜飛,無論級彆,還是閱曆經驗,都不足以處理這樣複雜的事情。

杜飛心裡不由得暗暗感歎,薑還是老的辣。

自己想了半天纔想明白,朱爸那邊卻一點就透。

這是天生悟性的差距,即使是穿越者,也抹不平。

打完電話,再見到船王。

“朱兄怎麼說?”船王心裡同樣迫切。

杜飛笑著道:“茲事體大,後天廖主任回來,會全權負責此事。”

船王跟廖主任是老熟人,一聽這話,鬆一口氣。

隻要能談,這件事就有八成希望。

船王哈哈笑道:“如此最好,我們飲茶~”

達到目的之後,船王又與杜飛閒談良久。

如果杜飛隻是普通辦事人員,船王肯定不會這樣客氣。

但身為朱爸的女婿,杜飛有資格讓他付出一定時間成本聯絡感情。

而且杜飛的見識談吐也相當不俗,尤其對一些事情的看法觀點,令人耳目一新。

兩人漸漸相談甚歡,在一旁伺候的理查都有些意外。

平時很少見,船王與晚輩這樣融洽。

卻在這時,杜飛忽然問道:“冒昧問一句,您打算投資在本島與九龍之間修一條海底隧道,不知是不是真的?”

船王一愣,這件事雖然已經有了意向,並進行了可行性調查,卻並冇向外宣佈,杜飛怎麼知道?

杜飛笑了笑:“您不必急著否認,我自然有訊息來源。”

船王皺眉道:“賢侄提起這個……是什麼意思?”

杜飛當仁不讓道:“我要一半乾股!”

“你說什麼!”船王登時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你知道修一條海底隧道需要多少錢?這件事朱兄知道嗎?”

杜飛笑嗬嗬的,不慌不忙道:“嶽父當然不知道,這隻是我個人的一些想法。”

船王在瞬間失態之後,很快就冷靜下來,沉聲道:“憑什麼?根據目前的預估,修建這條海底隧道投資在兩億港幣以上,你張嘴就要一半……”

後邊難聽的話,船王並冇說出來,但顯然已經不高興了。

杜飛卻笑道:“兩億?我看恐怕不夠,我估計工期至少三年,投資應該在三億左右。”

船王眼中閃過異色。

冇想到杜飛說的頭頭是道,顯然不是拍拍腦袋的衝動想法。

沉聲道:“甭管兩億,還是三億,一半乾股都得一億多,你能吞的下去?”

杜飛道:“您這話說的我要錢乾什麼?”

船王反應過來,杜飛並不是私下要錢:“你是說給公家?”

杜飛笑著道:“當然,要不然呢?剛纔您問我憑什麼,要您這一半乾股可不白要,隧道建成之後……”杜飛伸出一隻手掌:“未來五十年,隧道都由您的家族來運營。”

船王瞳孔微微收縮。

並非杜飛這句話多麼震撼,而是他從中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未來五十年,這意味著什麼!

以華夏力量,收回xg易如反掌。

即便這次未儘全功,未來十年,二十年呢?

一旦緩過來,不可能任由遊子孤懸海外。

到時候他該怎麼辦?家族又如何自處?

但如果這事兒成了,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根據之前的精算,一旦海底隧道建成,每年運營的利潤將會快速增長。

像杜飛說的,給出五成乾股,每年就能上繳上億利潤。

堪比一家巨型企業。

就算國內著名的鞍鋼,去年利潤也冇有達到一億。

如果他們包家做到了,這是什麼概念!

要擱過去,這是妥妥的皇商呀!

想到這裡,哪怕是船王,也禁不住心跳加速。

雖說現在情況不太穩定,但船王相信不會永遠這樣,等待幾年之後,必定會有改觀,那時纔是真正的機會。

想到這裡,他再看向杜飛的眼神已經溫和下來。

杜飛敏銳的察覺,卻接著道:“不過……修隧道這個錢,不能讓您一家出。”

船王濃濃的眉毛一挑:“還有誰?”

杜飛道:“香江愛國同胞彙翠,總有人想要為國多做貢獻,比如我們雷洛雷探長,還有霍家的也要問問免得日後說咱不給機會。”

“雷洛?”船王皺皺眉。

他多少有些瞧不上雷洛,他們本就是兩路人。

而且說實話,雷諾的層次有點低了。

以船王的身份,就算雷洛上邊的一哥,見到船王也得矮三分。

一開始,船王不太明白,杜飛為什麼會突然提到雷洛。

緊跟著想到近日,雷洛突然囂張起來,聽說連大炮都架起來了。

立即懂了,這裡邊肯定有杜飛的事兒。

至於霍家,更冇什麼可說了,老早就跟上邊有連繫。

不過這事不急於一時,船王雖然有些心動,卻想再考慮考慮。

杜飛卻想趁熱打鐵:“您應該有雷探長的電話吧~不如把他叫來,就說我也在這,如何?”

“這個好辦~”船王飛快想了想,哈哈笑道:“理查,去打個電話,請雷探長前來。”

“是~”管家理查立即退了出去。

而杜飛之所以把雷洛叫來,則是要利用船王來穩雷洛的心。

現在雷洛那邊,彆看劍拔弩張的。

可一旦鬼佬那邊態度鬆動,隻要給一些甜頭,雷洛絕不會死硬到底。

因為他自家人清楚自家事。

短時間挺一挺還行,時間長了都不用敵人攻打,他手下那些人就先崩了。

就像三國時期,呂布、張濟、李傕、郭汜,都是能征慣戰的猛將,為什麼到最後都落得兵敗身死?

根源就在於他們是邊陲武人,冇有世家大族願意支援他們,冇有可靠持續的錢糧。

最終免不了,窮兵黷武,難以為繼。

眼下雷洛的情況雖然有所不同,但根子上也差不多。

所以,要想穩住雷洛,就必須有本地大家族支援。

這種支援不僅是錢。

要說錢,雷洛的錢並不少。

他缺的是上層人脈、民心輿論,這些纔是關鍵。

原本杜飛心裡有兩個目標,一個是船王另一個就是霍家,隻不過碰巧船王先找來了。

此外,趁機把雷洛叫來,還有一個目的。

就是用雷洛的錢來告訴船王,修海底隧道不一定非你莫屬,願意出這個錢的大有人在。

之前杜飛合計,要把雷洛這個‘五億探長’變成四億,也就應在了這件事上。

投資海底隧道的三億,雷洛正好出三分之一。

將近一小時後。

雷洛一身正裝,跟隨理查從外邊走進來。

他接到電話,幾乎冇耽擱,趕忙換衣服就趕過來。

一開始他還有些迷糊,船王冇事兒找他乾什麼?

後來一聽杜飛也在,就明白了。

船王找他肯定跟杜飛有關。

等到了後院。

正好看見杜飛跟船王在閒扯。

這會兒,天氣熱起來,船王脫了長衫,穿著一襲短褂,手裡拿著一個蒲扇。

杜飛更是放鬆,不僅脫了鞋,襪子也脫了,光腳丫子盤腿坐在另一張花梨木的禪椅上。

兩人談笑風生。

雷洛眨巴眨巴眼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正裝和擦得鋥亮的皮鞋,忽然感覺有一點格格不入。

還好,很快船王和杜飛就知道他到了。

杜飛禮節性的起身,也冇穿鞋,就踩在草坪上。

船王則冇動,笑著道:“阿洛,坐吧,突然讓你來,不會唐突吧?”

剛纔在雷洛來之前,已經有仆人在旁邊添了一把一樣款式的禪椅。

但雷洛坐著卻冇杜飛那麼舒坦。

“您說笑了是我求之不得呀!”雷洛恭敬的應對,心裡卻格外小心,大腦飛速轉動。

猜測船王和杜飛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船王則看了看杜飛:“賢侄,事情是你提議的,還是由你來說吧。”

杜飛應了一聲,當即把情況簡單說了一遍。

末了笑眯眯對雷洛道:“怎麼樣?雷探長,跟船王和霍家一起投海底隧道,一億港幣可以占兩成收益。”

此時雷洛的腦子有些跟不上。

讓他跟兩大家族一起做生意,還一次性投資一億港幣!

這特麼是在開玩笑嗎?

他不由得看向船王。

見船王一臉微笑,顯然杜飛並冇有胡說八道。

可是,一億港幣!

那可是一億港幣呀!

杜飛看出他的猶豫,也不著急,仍笑著道:“雷探長有困難?”

雷洛嘴角抽了抽,乾笑一聲:“那個,的確……這個一億港幣……”

杜飛道:“沒關係,既然雷探長有困難,就把韓探長、藍探長他們一起叫上,咱們在商言商,按比例分成。”

雷洛頓時心中一凜。

我頂你個肺呀!

這種好事,把韓森他們叫上?開什麼玩笑!

如果這次他成功跟兩大家族搭上關係,以後可就不是什麼雷探長了,人們就得叫他一聲‘雷生’!

這是徹底邁進上流的終南捷徑,他怎麼可能跟其他幾個探長分享。

杜飛正是瞅準了,接著道:“常言道,一回生,二回熟。我跟雷探長雖然認識不久,但是一見如故啊!所以有這個機會,第一個想到朋友。但如果……雷探長手頭實在不寬裕……”

雷洛連忙道:“不用!杜先生,不就是一億嗎~我出!”

一旁的船王看在眼裡,不由暗暗點頭。

雷洛果然是個人物,關鍵時候果然有魄力。

杜飛則更勝一籌,將其拿捏的死死的。

估計這一億拿出來,要抽乾雷洛所有現金。

而這無疑是他跟杜飛都喜聞樂見的結果。

把現金變成固定投資,警署那麼大一攤子,一旦缺少流動性。

到時候,雷洛隻能更依賴船王。

杜飛這邊,也是一個道理。

隻不過杜飛的目的,是要把雷洛綁定在xg,不能動不動就想著往外跑。

而且,這條海底隧道有四成公家的乾股。

到時候,雷洛屁股坐在哪邊,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雷洛不明白這些嗎?

他當然明白,但他根本冇法拒絕。

從他把迫擊炮和重機槍架起來那一刻,他就已經冇得選了……

5月7號,星期天。

距離杜飛去見船王,已經過了十天。

在上次失敗之後,駐j這邊的行動愈發謹慎。

徹底龜縮在港九區域。

一次失敗,讓他們從極度自大,變成了膽小的小姑娘。

林天生那邊也冇有進一步行動。

其實林天生是有後續計劃的。

為了首戰告捷,他一共製定了三套方案。

每套方案都有不同情況的應對辦法,可謂是準備周全。

隻不過一個電話過來,他不得不停止後續行動,把隊伍拉回去修整。

但也不是冇有收穫。

在這一戰後,林天生他們證明瞭自己,獲得了一定認可。

最直接的,就是秘密給他們補充了三百人。

都是從嶺南抽調的精銳。

有這些人加入,稍微磨合一下,就能讓這隻隊伍的戰鬥力和訓練水平上一個台階。

不過杜飛估計,以目前的情況,這些人大概率不會有用武之地了。

就在杜飛跟船王見麵的第二天。

廖主任就乘飛機,緊急從東洋趕回來。

同時,還有一個四人小組從廣州過來協助廖主任工作,商談那筆十億美元存款的事宜。

另外一邊,雷洛投資海底隧道的,第一筆兩千萬港元。

當天下午就打到了船王的賬上。

在此之前,他甚至冇見過這個項目任何書明麵檔案。

後續資金,將會在半年內到位。

船王這邊,則承諾海底隧道在半年內正式開工,兩年到兩年半完工。

不出意外,這條海底隧道將比原本提前三年通車……

似乎一切都在順利進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杜飛卻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最新章節,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