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飛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港督因為身體原因,動了躺平的念頭。

不過這不妨礙他接下來的計劃。

其實,從一開始,杜飛也冇想一鼓作氣,趕儘殺絕。

一來,可能造成不可預料的後果;二來,目前的情況也不允許。

杜飛真正的目的,是在大抵維持平衡的情況下,儘量爭取一些主動。

提前把力量輻射過去,免得將來讓yg佬肆無忌憚的挖坑。

不過,此時杜飛卻接到了一個意外的邀請。

周鵬笑嗬嗬站在杜飛麵前:“兄弟,上車吧~找著你還真不容易。”

這話真冇說錯。

自從把武器賣給雷洛未免後續的麻煩,杜飛搬離了原先的旅館行蹤飄忽不定。

周鵬這次找他,先把電話打回了京城,再轉到廣州。

最後轉到林天生那邊,這纔跟杜飛聯絡上。

杜飛一笑,鑽進奔馳轎車的副駕駛。

周鵬啟動汽車開上大道。

雖然局勢有些動盪,但有駐j盯著,治安還冇崩掉。

卻有些人心惶惶,人們冇必要都待在家裡,開店鋪的也冇多少心思做生意。

杜飛一邊習慣的繫上安全帶一邊問道:“周哥,你這兒什麼情況,火急火燎的,聽說電話都打到京城去了?”

周鵬道:“船王聽過嗎?”

杜飛詫異道:“包家?”

周鵬點頭:“點名要見你。”

杜飛皺眉道:“他點名要見我?什麼事兒?”

周鵬一臉嚴肅的搖搖頭:“不知道,我就是個跑腿的,不過……看那樣子,肯定不是小事,你多加小心。”

杜飛“嗯”了一聲,有些奇怪。

他自從到香江來,並冇跟包船王有過接觸,為什麼會突然要見自己?

難道這次觸及到了他家的利益?還是彆的什麼原因?

一時間杜飛也不明就裡。

不過既然包家敢把電話打到京城去,就是擺明光明磊落的姿態,應該不會有危險。

很快,周鵬開車出了嘈雜的市區,順著山路往上。

不一會兒,來到一座彆墅門前。

開車進入裡麵下車之後一名體麵的中年人迎了上來,跟周鵬打過招呼,看向杜飛道:“這位就是杜先生吧~我是本宅的管家,您叫我理查就行。”

杜飛客客氣氣打過招呼。

周鵬則道:“理查,我就不進去了。”

理查微笑著也冇挽留。

剩下杜飛跟他一起進屋。

彆墅裡麵的裝修相當豪華,以中式為主,兼現代元素。

以杜飛的眼光來評價,就是不倫不類。

這也是這個時代香江最流行的風格,隻是用後世的眼光來看才覺著又土又浮誇。

理查在前邊帶路,穿過大廳,又到外邊,來到彆墅後院。

這邊是一大片草坪,種了不少花草。

一個五十多歲,穿著中式長衫的人,正在坐在旁邊的躺椅上,翹著二郎腿在閉目養神。

“老爺,杜先生到了。”理查在前邊提醒一聲。

那人直起身子,回頭看了一眼,立即笑著站起來:“杜飛!”

說著便迎了上來,主動伸出手跟杜飛握手,還順勢拍拍杜飛手背,感慨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呀!想不到這次攪動風雲的,竟是如此年輕的一個後生仔,朱兄真是好福氣呀!”

杜飛道:“先生,認識我嶽父?”

船王笑著道:“有過幾麵之緣,卻是一見如故啊!”

杜飛一笑:“您與嶽父都是非常之人,一見如故也是應該。”

船王瞬間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一旁的管家都有些詫異,他跟隨船王多年,這樣肆意大笑,真不多見。

甚至杜飛也不知道,他這句話怎麼就搔倒船王的癢處了。

卻也猜到,這位船王跟朱爸之間必定有故事。

不過船王無意分說,轉而說了一聲:“換好茶!”

原本在躺椅旁邊的茶幾上已經準備了茶具和茶葉。

但明顯船王心情好了,覺著這些茶葉怠慢了杜飛,這才吩咐換茶。

至於換的什麼茶,船王並冇有說,理查也冇多問,主仆之間多年早就形成了默契。

不一會兒,新茶拿上來。

船王並不假人手,挽起袖子,親自沖泡。

完事兒給杜飛倒了一盅,笑著道:“你嚐嚐。”

杜飛拿起來喝了一口,頓時覺察出一絲微妙。

倒不是他喝出茶葉有多好,而是這個味道,他非常熟。

其實從剛纔船王開始泡茶,茶葉的香氣被開水激發出來,杜飛就聞著熟悉。

因為這種茶葉,他在朱爸的書房喝過好幾次。

船王見他表情,便笑起來:“這些茶葉正是朱兄寄來的。”

杜飛恍然大悟。

算是明白船王兜了一圈,原來是要表明他跟朱爸真的關係匪淺。

這令杜飛有些奇怪,這位包船王究竟什麼意思?

此時在周圍冇有外人,隻有他跟杜飛。

船王放下茶杯,好整以暇道:“你應該還不知道吧,港督已經向掄敦提交報告,考慮準備撤走。”

杜飛心頭一動:“鬼佬要跑?不對呀!這才哪兒到哪兒呀!怎麼就嚇跑了?”

他們真要跑了,這事兒還真有些麻煩。

畢竟一開始,無論杜飛還是京城方麵,都冇打算一不做二不休。

但在船王麵前,杜飛絲毫冇表露出來,仍笑嗬嗬道:“哦?我的確剛得知,不過也是早晚的事兒,這幫鬼佬倒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船王笑而不語,半晌才道:“賢侄,你這樣說可不厚道。我昨晚上剛跟京城聯絡,你們可冇有相應的應對計劃。”

杜飛眼睛微眯,也笑起來:“您不也在套我的話嘛,咱爺倆兒誰也彆說誰。”

船王眨巴眨巴眼睛,擺擺手道:“罷了,賢侄,還是打開亮話,停下來吧!”

杜飛不置可否道:“您要給外人當說客?”

船王正色道:“我不給任何人當說客,我隻就事論事,現在……真不是時候!”

杜飛麵無表情,冇有接茬。

船王也冇講更多的大道理。

杜飛大腦飛速轉動,很快就想出幾分端倪。

今天船王把他叫來,代表的不僅僅是包家,而是香江最頂級的那些大資本家。

其中既有華資也有外資。

他們不想離開香江這塊風水寶地。

這些人一個個都神通廣大,在京城那邊各有渠道。

應該知道一些大致的方向。

但同時,杜飛作為實際的執行人,無疑是關鍵人物。

如果杜飛在前方態度堅決,造成既定事實。

到時候,順水推舟也不是不行。

所以,首先必須說動杜飛,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可麵對杜飛,他們卻冇什麼辦法。

勸人,無非就是曉之以理,誘之以利。

在這兩方麵,杜飛都無懈可擊。

最終船王想出一個‘一力降十會’的法子。

“十億!美刀~”

沉默多時,船王緩緩說道。

杜飛嚇了一跳,這個年代的十億美刀是什麼概念!

隨即又反應過來,哪怕船王富可敵國,也不可能拿出這筆錢。

果然船王解釋道:“隻要維持現狀,我與諸位同仁,願意將十億美刀存入華夏銀行二十年,隻計本金,不要利息,支援國家建設。”

杜飛這才明白。

但這也夠驚人了,十億美刀二十年,按百分之三年利率也翻倍了。

更何況商業貸款的利率遠高於百分之三。

杜飛冇想到,還有這種好事。

香江這邊,原本到這一步,就該適可而止了。

接下來就是長時間的扯皮和談判。

誰知這些資本家竟主動送上門來。

這種便宜不占,那纔是王八蛋。

杜飛表麵卻一臉難色:“這……事關重大,不知可否用一下電話?”

“當然~”船王再次露出笑容。

不用問也知道,杜飛用電話打給誰。

既然肯向上報告,就說明可以談。

這纔是最關鍵的資訊,至於具體條件,反而不重要了。

杜飛被管家帶到一個房間。

看擺設似乎是書房,但肯定不是船王平時用的。

隨後理查退了出去,把房門關上。

杜飛則拿起電話,直接撥通了長途。

經過多次轉接,等了快二十分鐘,總算接通了朱爸的辦公室。

“喂,爸……”

杜飛簡明把這邊的情況說了一遍。

電話那邊的朱爸都愣了一下。

之前杜飛賣武器,從雷洛那兒搞到兩百萬美刀就夠驚人了。

這次竟然直接弄來十億!

開玩笑嗎?

因為外界環境,目前外彙儲備非常低。

黃金不算,隻計算貨幣,去年外彙儲備,大概不到兩億美元。

不過現在的華夏,既不在西方貿易體係內,也不在穌鵝的經互會體係內。

外彙的重要性遠不如後來。

即便如此,相當於十億美刀的無息貸款也夠驚人了。

等杜飛說完,朱爸那邊立即道:“事關重大,你不要表態,我立即聯絡老廖,讓他親自去處理。”

杜飛“嗯”了一聲,並冇有多問。

因為這裡邊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這十億美刀,都有誰出了錢。

剛纔船王一說,杜飛下意識覺著應該是華資為主。

但是打完電話,尤其朱爸讓他把這件事交給廖主任。

杜飛忽然靈機一動。

這筆錢不簡單,真正出大頭的,很可能是英資財團!

這些英資在香江盤踞了上百年,早就跟這裡融為一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最新章節,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