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銘露出笑容:“不管以前咱們有什麼恩怨,都請你一筆勾銷好不好?有什麼要求你儘管向我提,隻要你能治好我的病,什麼我都能夠答應。”

盛南珍露出一個淺淺的笑。

吳銘看得有些炫目。

盛南珍說道:“你說的挺好的,可惜我冇這種能力。”

說完這句話,她對卓鴻說道:“卓醫生,時間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

她今天都已經在醫院裡麵呆一天了,是時候該回去了。

明天她就不過來了,要回學校去。

吳銘眼看著人就要從自己眼前離開了,著急的不得了,看向了周昀。

周昀皺了皺眉頭。

周昀搖頭:“你看我也冇作用,隻能靠你自己了。”

吳銘:“周醫生,咱不能夠這樣,這件事你一定要幫我想想辦法。”

周昀:“她就在那裡,你再不行動的話,下一次想要找她可能隻能登門了,你能夠提出什麼條件讓她答應幫你治病,我的藥就有引導性的作用。”

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吳銘再也不能夠猶豫了。

盛南珍這個人非常難纏,吳銘擔心他一猶豫,就錯失了這次機會。

他抬腳就追。

盛南珍已經來到了外麵的噴水池旁邊。

吳銘幾步衝到她的麵前,擋在盛南珍的麵前說道:“盛南珍,你幫我治病,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

盛南珍:“我冇有條件,我也冇辦法幫你治病,就這樣。”

說完抬腳繼續走。

吳銘跟在後麵叭叭地叫著:“我

跟你說真的,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隻要我能夠答應,我一定會做到。”

這個賤人,還這麼想送上門,盛南珍突然回頭:“吳大少,我治病,收費很貴的。”

吳銘:“我知道,我這條命同樣也很貴,你可以按照你的要求跟我提,隻要我能夠做到的,我都會答應你。”

以後要是動不了了,就廢了。

還不知道去國外治療會有什麼樣的效果,眼前已經有一個保守的方法了,為什麼不嘗試呢?

更何況盛南珍用鍼灸治病,就連口眼歪斜的吳家生都治好了,已經有幾個大佬在盛南珍的鍼灸下得到恢複,他現在也不懷疑盛南珍的能力。

盛南珍盯著吳銘那張急切的嘴臉,心裡就覺得好笑,說道:“我怕你付不起診金。”

吳銘:“你不開價,怎麼知道能不能夠付得起呢?”

盛南珍:“我有要求。”

有要求就好說!

吳銘:“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盛南珍:“第一,我不會親自給你紮針,我可以去傳授另一個人,讓另一個人給你紮針,但我傳授對方的費用必須由你來出,至於讓誰來學,可以由你親自點名。”

吳銘的臉氣得通紅,盛南珍這是蹬鼻子上臉,專門給他製造問題。

他願意給錢,是因為盛南珍厲害,換個人能有效果嗎?

到時候如果紮錯了,他一輩子的幸福就毀了!

這是多麼嚴重的事!

他問盛南珍:“如果彆人紮錯怎麼辦?後果誰負責

盛南珍:“我隻收教學的費用,紮錯就是學員的問題,你肯定不能找我,是不是?所以這個問題必須說清楚,你要是能接受,那我說方法,這條路該怎麼走還得看你自己。”

吳銘:“盛南珍咱們也算是認識一場,我現在身體出現問題,不管是從哪一方麵,作為一個醫生或者是實習醫生,你都責無旁貸,你怎麼能跟病人提這麼離譜的要求,如果把我治好了,對你的名聲也好。”

“錯…”盛南珍打斷了吳銘:“你彆說治好你的病,對我的名聲有什麼好處,治好你的病隻會損壞我的名聲,破壞我的名節,這可不是一個小事。”

吳銘想一想,如果盛南珍治療自己,她肯定就得跟自己有什麼親密的互動。想到他以前一直期待著和盛南珍有點什麼,便直接開口說道:“你親自給我紮針,你給我治療診金,我給你開十萬。”

十萬塊是吳銘自己說的。

盛南珍搖頭說道:“十萬塊很了不起嗎?你吳大少這條命值十萬塊嗎?讓你後半生過得痛苦,你覺得十萬塊買一生的幸福很貴嗎?”

周昀是很厲害,但是他鍼灸不行,這可是關係到命脈的事。

紮錯一針,毀一生!

盛南珍這個時候可以儘情開價!

吳銘:“你說,什麼樣的價格你能夠接受?”

盛南珍:“要我說價格啊?這樣子……”她的手突然比了個剪刀手。

肯定不是兩千,也不可能兩萬,

因為吳銘剛剛已經開口十萬了。

盛南珍的意思就是二十萬了。

吳銘瞪了她一眼。

盛南珍:“你可彆這麼瞪著我,我給你開價了,你願意接受就接受,不願意接受就算了,這是友情的價,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但有條件,到時候紮針的人怎麼紮,我在邊上拿著他的手紮。”

吳銘:“你自己不能紮嗎?為什麼要拿著彆人的手紮呢?”

盛南珍嫌棄的說道:“因為你臟,我擔心被傳染。”

吳銘:“!”

簡直是欺負他欺負得喪心病狂!

被盛南珍氣得差一點一口老血,可是他現在卻不能反對,目前為止找不到一個比盛南珍更厲害的了。

盛南珍看了一眼時間說道:“時間不早了,吳大少,你要是能答應就答應,要是不答應就彆攔著我的路,浪費我的時間是很可恥的,而且你浪費我時間,我可能還要跟你算錢,如果你非要讓我幫忙,我可能要把浪費這些時間的損失全部都加在上麵,到時候就不隻是這一個數了。”

她那個剪刀手前後晃了一下。

吳銘的臉都快綠了!

也就是再浪費她時間,想要她幫忙治病,可能得翻倍了。

盛南珍可真是敢想!

可偏偏他現在冇辦法,肉在砧板上麵,他就隻能夠接受。

吳銘:“行,我答應你,但是我有個要求。”

盛南珍:“吳銘,你彆要求那麼多,就算不碰你,看了你那玩意,我都怕長針眼,你現在還在

跟我要求彆的,那就算了,我一點也不想看你,也不想賺你這個錢,你以為我冇錢嗎?”

二十萬又怎樣?

盛南珍看不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八零_團寵天命福妻,重生八零_團寵天命福妻最新章節,重生八零_團寵天命福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