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孩大約2歲的樣子,長相平凡至極,卻可又可愛非凡。穿著並不合身的衣服,笑得卻燦爛至極。

她會說好多話,會很呆萌的對著桌子上的東西說:“這是什麼呀,這是嘛呀!”

會自言自語的找玩具:“兔兔在哪裡呀,哦原來在這裡呀!”

會在我要出門的時候說:“媽媽要出門呀,圓圓給你換鞋鞋吧!”

“小野種,我不是你媽媽!”我忍了三天,終於用儘全身力氣,對著這莫名其妙出現的孩子大聲嘔吼。我的情緒猶如水管爆破般,在此刻發泄出來!

那個突然出現在我生命裡,提著我的鞋,站在我婚房門口的小女孩,此刻被我嚇的,哇哇大哭。

婆婆和範建建同時從臥室衝出來,範建建一把抱過孩子,緊張的檢查著她的身體,而婆婆則扶住我顫抖的身體。

“江稚魚,你嚇到孩子了!”範建建蹲在地上,抱著哭的無比委屈的女孩,抬頭對我怒目。說實話,我第一次見他因為在乎而和我反目。

“範建建,你難道不需要跟我解釋一下,這孩子是誰的野種嗎?”

“她不是野種,他是我範建建寫在戶口本上,堂堂正正的女兒範圓圓,請你放尊重一點!”範建建的斬釘截鐵,把我嚇了一個踉蹌。

我顫抖著身體,推開婆婆的手,慌亂著身子,拖著顫抖地腿,摸索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手卻不知道該放到哪裡,才讓我顯得比較自然。眼淚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悲傷,帶了出來。

“你結過婚?”我擦掉眼裡的淚水,帶著試探性的口氣,抬頭詢問一旁哄抱小女孩的範建建。

“老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隱瞞的!”範建建突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就好像犯了錯被髮現的孩子,突然慌亂起來。

範建建把懷裡的女孩範圓圓,交給婆婆,自己則快速走到我麵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婆婆拉著已經哄好的小女孩,走進臥室關上門。我知道,她想給我和範建建足夠的空間交流。

“老婆我有罪!我太在乎你了,才隱瞞你的。你要相信我,我是愛你的!我隻是一時犯錯,才上了彆人的當,生了範圓圓!”範建建跪在地上,我用上帝視角看著這個讓我滿身傷痕的男人,竟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原諒他。

原來在他的世界裡,還有這麼隱秘黑暗的角落。

“什麼時候的事?”我假裝鎮定的問眼前的這個,讓我覺得陌生的男人。

範建建跪在地上,抱著我那因為懷孕而水腫的腿,老實交代著他之前的風流債,“三年前,我公司要去泰國學技術。就是在泰國的時候,我認識一箇中國女孩,我因為一時犯錯,導致她懷孕。因此被她逼婚,才生了範圓圓。”

我一直相信我們的愛情,三年前,我和他經曆異國戀的那段時間,我以為他出國是為了變得強大,讓我過上好日子。因此我在國內也努力的工作,心想各自努力,讓後和他頂峰相見。

突然我的肚子一陣劇痛,雙腿內側流出鮮血,我尖叫了一聲,隨後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而我的身邊,除了範建建,也多了我的父親於懷鐘和閨蜜顧己。

“稚魚,你醒了!”顧己最先發現我醒了,她快速走到我的床邊,檢查我的狀態。我對她擺擺手,示意我很好,讓她放心。

“稚魚,爸爸在。”於懷鐘一身西裝,站在我病床的最遠端,我看著他緊張的搓著手,似乎想靠近卻又冇有靠近。

我和於懷鐘對視了一眼,然後扭過頭,不看他。用因為生病而變得虛弱的語氣,對他說了句,“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於懷鐘挪動了一下腳,又定在了原地,他冇有往外走。看得出他是不放心我的,可是我該怎麼原諒他。

“稚魚,爸爸知道你在這段婚姻中不幸福。既然你已經流產,爸爸希望你和範建建離婚!”

聽著於懷鐘指揮著我的人生,我本想指責他,突然反應到他剛纔的話裡,提到我流產了?!

我流產了?!

我像瘋子一樣地掀開身上的被子,看著平坦的腹部,突然覺得,世界好像冇有什麼是我值得留戀的了…

“出去!都出去!”我趕走了病房裡所有的人,終於繃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哭起來!

我是造了什麼孽,丈夫出軌,喜提二婚,孩子流產…

在醫院,我不哭不鬨靜養了一週。這幾天,顧己和於懷鐘輪流來看我,婆婆一直照顧我,隻有範建建不知所蹤。

心死了,一切便都明亮了。我暗暗發誓,要傷害我的所有人,付出代價。

“我要出院!”看著病床旁照顧我的婆婆,這是我僅存的一點溫柔了。

“好!”

婆婆給我收拾好出院的東西,我打電話給範建建,讓他開車來醫院接我。

以前我從不麻煩範建建,因為我不會開車,不管去哪,都是打車,或者叫閨蜜顧己送我去。如今,範建建也該履行下自己丈夫應儘的義務了。

回到家,我收拾自己的行李,打算去青島旅遊幾天,換個心情,再回來處理這一堆的糟心事。

可是,就在我收拾行李的時候,在衣櫃裡發現了100多條,並不屬於我的內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最新章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