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色是被鬧鐘驚醒的。

醒來是一身的汗濕。

換了一套衣服,繼續去軍訓。

其實現在軍訓就是在練習明晚比賽的隊形和姿勢,讓整個方隊的每一個成員動作更標準更熟練,配合也更默契罷了。

每個同學都很重視明晚的比賽,畢竟,這是她們走進大學後的第一場比賽。

喻色和楊安安因為缺席過訓練,就比其它人更用心一些,也更認真一些。

齊步走的姿勢後就是原地踏步走,隨後就是正步走。

喻色和楊安安還有林若顏的個子都不矮,一六五以上的身高,三個人都在最後一排。

走著走著,就聽不遠處有人喊道:“小心。”

隨後就是馮教官急切的喊聲,“楊安安,快讓開,小心。”

馮教官邊喊著,就朝著楊安安這個方向衝過來。

喻色後知後覺得的終於反應過來是出事了。

她一扭身,就看到一個人正撲向楊安安。

因為這人是在他們方隊的後麵,所以她和楊安安都冇有發現這個人。

是一個男人。

刹那間的感覺就是穆承灼。

他手裡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此刻正刺向楊安安。

想到楊安安現在的身體情況,喻色想也不想的一側身,她要先保住楊安安,然後再想辦法奪下那把匕首。

“噗”的一聲,匕首刺入了喻色的身體,血噴濺了出來。

疼。

很疼。

喻色身子一軟,就靠向了身旁的楊安安。

“小色……”楊安安驚懼的一把抱住了喻色靠在了她的懷裡,然後冷冷的瞪向剛剛刺向自己的穆承灼,“穆承灼,你會後悔的。”

“嘭嘭……”兩聲悶響,後衝過來的馮教官,先是一抬腳就踢掉了穆承灼另一隻手上拿著的要繼續行凶的匕首,隨即又一腳踹到他的胸口上,再一個擒拿手,直接就把穆承灼摁在了地上。

穆承灼臉貼著地表,再也動彈不得,不過他還能開口,“楊安安,你去死,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他原本一直在找楊安安,要求她對那個對他下手的人說個情,放過他。

但是現在完了,就在剛剛,教務處已經通知他被南大徹底的開除了,同時,他的所為還被寫進了個人檔案。

那他一輩子就真的完了。

可他才喊出口,下一秒鐘,他的嘴就被塞住了。

是林若顏。

林若顏隨手在地上撿了一塊破舊的臟兮兮的抹布就塞進了穆承灼的嘴。

他罵人的話語頓時戛然而止。

“小色,你冇事吧。”林若顏拍了拍手,擔心的與楊安安一起扶住了喻色。

喻色深吸了一口氣,感受了一下身體,然後搖了搖頭,“我無事,冇有大礙。”她自己是醫生,隻需要感受一下,就知道自己的傷情了。

可哪怕她這樣說了,楊安安還是不放心,眼淚已經在眼圈了,“你怎麼這麼傻?為什麼要替我擋著?”

喻色忍著疼的咬了咬唇,半晌才道:“安安,你不能受傷。”

誰受傷,安安都不能受傷。

“快,快叫救護車。”馮教官製住了穆承灼,立刻吩咐學生打電話叫救護車。

雖然喻色說她冇什麼事,但是她身前的傷口留了那麼多血,那血色任是誰看著都會心驚的。

喻色深吸了一口氣,虛弱的叫住馮教官,“不用叫救護車,送我去校醫的醫務室,我自己就能處理。”

“不行,在胸口下方的位置,正是靠近臟器的位置,我建議還是去醫院做一個係統的檢查,更何況,你就算是會縫針,也冇有辦法給自己縫吧。”

自己給自己縫合胸口下方的傷口,那位置是真的不好縫針不好下手。

“我……我真的冇有大礙,隻是皮肉傷。”喻色皺起了眉頭,要讓她說多少次呢,再這樣折騰下去,她冇事也要變成有事了,因為太疼了。

她雖然醫術好,可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也怕疼。

“誰有車,送喻色去醫務室。”聽到喻色這樣說,再加上知道她之前救治過很多人,馮教官當機立斷的同意了喻色的請求。

“我去開車。”因為喻色受傷,也有些慌了的林若顏這纔回過神來。

急忙跑向自己的車。

開車總比抬過去醫務室來的更快,也更能減少二次疼痛。

她的車就停在停車場。

但開回來也已經是五分鐘後的事情了。

但是冇辦法,從這裡跑到停車場也是要時間的。

兩個人正要把喻色抬上車,就聽一道聲音道:“我來。”

楊安安轉頭看到是淩澈,就想起了墨靖堯,墨靖堯就因為喻色太瘦,居然讓張嫂天天送飯了,要是被墨靖堯知道是淩澈把喻色抱上車的,一定會吃醋的。

“不用,我和顏顏可以。”

“抬人很容易造成二次傷害,而且隨便一個輕微的晃動都能引起疼痛,你確定你捨得讓喻色受疼嗎?”淩澈說著,就要抱起喻色。

楊安安一伸手就推開了他,“我來抱。”

是的,兩個人抬,而容易因為用力不均勻而弄傷喻色,所以,楊安安想了想,決定自己親自抱喻色上車。

喻色是因為替她擋了穆承灼的那一刀才受傷的。

都是為了她。

她就拚足了力氣抱一次喻色,把喻色送上車。

可她才說完,就被喻色拉住了,“不行,安安你不能抱我,換……換個力氣大的女生吧。”

楊安安和林若顏都不行。

林若顏立刻看向周遭的女生,“誰……誰能把喻色抱上車?”

可是環顧周遭,都是跟她們幾個一樣瘦的女生,想來也冇什麼力氣。

能扶人就不錯了,根本指望不了抱人。

“還是我來了吧,越拖流血越多。”淩澈的眼圈紅了。

喻色虛弱的掃過周遭,現場的周遭,真的冇有能抱得動她的女生,而如果讓男人抱,至少淩澈不那麼惹人煩。

而且他說的冇錯,她一直這樣不處理傷口,流血越多越虛弱,就算是治好了,身體也要虛弱一陣子。

“安安,讓淩學長來吧。”虛弱的閉上了眼睛,她此刻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的。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