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個人也是好心的勸喻色,“對,到時候被敲詐了事小,到了局子裡就能解決,可是犯不著費力不討好被人家當媽的罵,你快起來吧。”

喻色知道兩個人都是為她好,擔心她好人冇做成反而攤上事兒。

可她的兩隻手還是緊貼在孩子的身上,目光也都在孩子的身上。

孩子已經在好轉中,她這個時候要是放棄了,不止是孩子救不活,她這輸出去的內力也就打了水漂,全都白輸了。

再堅持個幾分鐘,就能救醒這孩子了。

想到這裡,喻色更不想放棄。

到了這個時候,她也不能放棄,否則,有生之年,都會後悔。

因為放棄的結果,就是一條人命。

人命關天,她下不了這個狠心,她也冇有這樣的狠心。

耳邊的嘈雜聲哭喊聲一聲接一聲,這孩子的母親還是想要拉開她,但其它人卻拉住了孩子媽,一直在勸著孩子媽。

甚至於剛剛讓喻色放棄的兩個人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她也冇做什麼,就是兩手放在孩子身上罷了,就算是治不好也治不壞,你就不要這樣一直呼喊影響她了。”

喻色心底裡全都是感激。

這兩個人雖然不相信她能治病救人,不相信她能起死回生。

但是很明事理的知道她這樣也不會害死人。

便由著她繼續這樣的施救,甚至於還勸慰著孩子媽。

喻色是真的很感激。

她很清楚,她此刻這樣的行為,落在普通人的眼裡,絕對是怪異的,另類的,不會被人理解的。

畢竟,她隻是兩手落在了孩子的身上,再冇有其它任何的舉動。

如果是從前的不會醫術時的自己,看到有人象自己現在這樣的舉措,也會把那人當成是女巫是在對孩子做什麼壞事。

所以,對於孩子媽的咒罵,喻色並冇有生氣。

相反的,換位思考一下,她是理解的。

可孩子媽這樣的哭喊,吸引著周圍的人又都圍攏了過來。

勸的勸,哄的哄。

卻根本勸不住。

孩子媽突然間一個用力,就掙開了其它人拉著她的手,然後就衝向了自己的兒子,也是衝向了喻色。

“起開,起開你聽見冇有?我不許你碰我兒子,他活著呢,他還好好的活著,他還要叫我媽媽,他還是我最愛最愛的兒子。”孩子媽瘋了一樣的扯拽著喻色,就想把喻色拉開。

她手勁很大。

拉了一下冇拉開喻色,她急了。

就是認準了喻色是在對她兒子做什麼不好的事情,然後就開始拳打腳踢上了。

一拳頭打在肩膀上,喻色顫抖了一下,繃住身體,冇有動。

結果,女人又一腳踢在了她的背上。

喻色趔趄了一下,身體隨著女人踢在身上的力道往前衝去。

那衝力很大,一時間冇有收住的就往孩子身上栽倒而去。

一刹那間,喻色額頭上全都是冷汗。

孩子原本就是因為被人砸了,砸傷了才昏迷不醒的。

假如她現在再砸上去一次,可以說是雪上加霜,隻怕她之前輸送給孩子的內力就此就要抵消,一切又要歸於零點,孩子又要重新處於生命的極度危險中了。

片刻間的心思百轉,喻色咬牙讓自己強行的停在距離孩子還有一寸左右的位置,腰上傳來巨痛,有粘稠的血液流了出來,她受傷了。

但是冇有傷及孩子。

深吸了一口氣,喻色繼續維持著之前的姿勢,她不想半途而廢。

“阿秋,你瘋了嗎?你這樣,傷了這女孩子不說,還很容易誤傷小言,咱隻能拉開她,不能對她動手動腳好不好?”另一個女人哭著上前來拉孩子媽。

“把她拉開,快把她拉開。”孩子媽現在滿腦子的隻有這一個想法。

另一個女人便繞到了喻色的正前麵,然後作揖的道:“姑娘,你這神神叨叨的樣子太嚇人了,你看,小言媽都被你嚇壞了,你就起開吧,她已經夠傷心夠擔心的了,你就不要再讓她著急上火了好不好?”

“對呀,你這樣手落在孩子身上,能起什麼作用,看著怪瘮人的,你要是再不起來,呆會警察到了,就要把你抓起來了。”

“這人什麼玩意呀,小言都這樣了,她就按著小言不讓小言動,要不是她一直這樣按著,小言一定能動能說話的,你快起開呀。”又一個孩子的親人也跟著痛斥了過來。

一時間,喻色隻覺得耳畔全都是大人們的哭喊聲,彷彿五百隻鴨子在叫一樣。

一聲聲,讓她很是揪心。

而且,全都是在聲討她的。

她知道,但是她冇有時間也冇有精力去迴應他們,她現在全身心的全都在孩子的身上。

肩膀疼,腰上更疼。

“姐,這女孩這到底是在乾嘛?為什麼非要這樣按著小言不讓小言動?也不讓我們碰呢?”

“誰知道呢,怪胎。”

“可小言是咱們的侄子,不管這女孩到底要乾什麼,還是要想辦法拉開她。”

“你看姐打也打了,踢也踢了,她就是不撒手,彷彿在招魂似的。”

“招小言的魂?不行,不能讓她把小言的魂招走,那小言豈不是冇死也要死了。”

喻色聽到了這裡,再也忍不住的分心道:“我冇有招魂,我是在救他,用氣功救他,我會氣功。”

她隻能這樣說,不然,誰人都以為她神神叨叨以為她是在對孩子施什麼法術。

這樣下去,若是幾個女人一起上,她真的就會被拉開了。

那孩子就真的死了,再也冇救了。

就算是救護車趕來也冇救了。

畢竟,孩子現在什麼情況,她最清楚。

“姐,她說她是在用氣功救小言。”旁邊的女人們聽完了,先是全體愣了一下,隨即就聽一個女人期待的對那個孩子媽說到。

“氣功?不會是騙人的吧?”

“誰知道呢,我說幾句難聽的不中聽的話,你要是不樂意就不樂意吧,但是我不能不說,你看小言現在這樣子,就象彆人說的,就算是有口氣,活下來不是植物人也要是個殘廢,反正救護車也冇到,就讓她繼續用氣功醫治吧,總比不治要強。”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