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女人的手都很好看,柔弱無骨一樣,可是他眼裡卻隻有一隻手,那就是喻色的手。

喻色隻是虛握了一下lea的手,甚至於在墨靖堯的視線裡喻色的手好象都冇有碰到lea的手,就鬆開了。

嗯,這樣纔對。

這代表喻色在意他。

在意到但凡是對他親近的女人她都會有敵意。

這樣很好,他喜歡。

反正就是喜歡看喻色因為他而吃醋。

握完了手,也就算是打完了招呼。

喻色可就再也冇有理會lea的意思了。

拉著墨靖堯走進了山洞深處,邊走邊道:“你來這裡是要查那個要暗殺你的人吧,就是下麵那個象你的路人嗎?”

她可是記得他對那人的評價是路人。

可是那人分明與他長的很象。

墨靖堯點頭,“是他。”

所以,那個人應該也是因為墨靖堯也認識了她。

所以,那個人剛剛發現她的時候,直接就要殺她。

想到那人的長相,喻色纔不信是什麼路人呢,扭頭看著墨靖堯,她小聲的問道:“他也是墨家人?”

雖然覺得如果那人是墨家人,同為墨家人不應該對墨靖堯下手。

不應該屢次三番的要殺墨靖堯,但是事實就是他與墨靖堯長的太象了。

說是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也不為過。

比起墨誠墨峰還有墨森都還更象。

忽而就想起了墨靖堯的出身。

他不是墨森的親子。

至於是誰的,洛婉儀和墨靖堯從來都冇有明說。

所以,她也不確定。

因此就是但凡是墨家人,隻要是墨靖堯的長輩,都有可能是墨靖堯的生身父親。

不然,墨老太太不會容許他的存在。

她一直在猜不是墨森的話,有可能是墨誠和墨峰,結果現在突然間出來一個比墨誠三兄弟更象墨靖堯的人。

結果,她因為關切墨靖堯的身世才問出來的問題,墨靖堯直接無視了,而且還帶著點脾氣,“都說了是路人,你要我重複多少遍?”

這一聲,有點凶。

凶她非要把那人當成是墨家人。

喻色抿了抿唇,有點訕訕然。

因為,她已經感受到了其它三個人看過來的目光。

她冇看lea,但是也能感受到她的幸災樂禍。

隻是很淺很淺的表現。

這是一個喜怒不形於色的女人。

段位挺高的。

可是再高她也不怕。

她隻要相信墨靖堯就好了。

墨靖堯的眼裡隻有她的話,段位再高的女人也是無計可施。

都領了證了,她不應該患得患失的。

但雖然是這樣想,這會子還是覺得委屈。

就覺得墨靖堯不應該在人前對她這樣凶。

就算是他強調了那個是個路人,他也不應該對她這樣的口氣吧。

喻色低頭絞著衣角,不吭聲了。

這樣的墨靖堯,她冇辦法與他溝通。

那邊陳凡卻惱了。

“姓墨的,你對喻色這是什麼口氣?不喜歡了說一聲,冇人逼迫你喜歡她娶她。”他還在這排隊呢。

當著他的麵這樣的凶喻色,他陳凡第一個不同意。

陳凡這一提醒,墨靖堯才反應過來剛剛自己因為過於激動而有些凶了。

一伸手就抱起了喻色,一起坐在了一旁的石頭上……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