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可是代表墨靖堯的,不聽她的話,就是不聽墨靖堯的話。

他這話一出,陸江和陸江的人噤聲了,冇人反對了。

但是陳凡卻是不以為意,“我從來都不聽墨靖堯的。”

墨靖堯算什麼,在他這裡什麼都不是。

不過是比他運氣好些的先於他遇到喻色罷了。

否則,墨靖堯是死是活,他都不關注,也不會理會。

“那你聽我一次行不行?”喻色語調絕對的溫柔,就想勸著陳凡答應她一起去查墨靖堯的下落。

不過雖然溫柔,卻滿滿的都是不可質疑的語氣。

讓陳凡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好吧。”

可兩個字纔出口,他就後悔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很危險,我們男人要被抓,其實也冇所謂的,大不了就是吃點苦頭罷了,但是女人不一樣的,很有可能……”

說到這裡,他意有所指的頓住了。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說不下去。

女人落在一群窮凶極惡的男人手裡,是真的很不安全的。

很有可能就不乾淨了。

這是他最擔心的。

不過喻色卻是一點也不怕,為了能跟著一起去,這會子無所不用其極的笑了,“我不是有你和陸江嘛。”

她這一句,極大的滿足了陸江和陳凡的男人心理,甚至於都覺得這個時候要是再反對喻色,就是對自己的能力冇信心的一種表現。

所以,說什麼也不能反對喻色了。

要不就是承認自己無能呀。

喻色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說服了陸江和陳凡帶上她。

不過,在出發前,還是要墊墊肚子的。

這一次,陳凡隨著其它人一起吃野菜了。

喻色吃光了最後一盒壓縮餅乾。

餓了的時候,這種食物也是最美味的。

解餓就好。

總比餓著強。

天色越來越黑了。

吃完了‘晚餐’的三人出發了。

其它幾個人雖然也想跟著一起,不過人多目標大,最後在陸江的勸說下,都是原地待命的等著了。

然後不管他們什麼情況,陸江都給幾個人安排好了後續的去留和預案。

這一次,還是陸江走在最前麵,喻色走在中間,陳凡墊後。

陳凡之所以同意墊後,是他不想最先看到墨靖堯。

反正還是不喜歡的情敵,有什麼好看的。

巴不得一輩子都不要見麵纔好呢。

三個人悄悄的沿著白天裡看到的那一夥一夥的人走出來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也越來越靠近遠遠就看見了的懸崖了。

然後,越走越近,三個人也終於發現了這裡的秘密。

那裡不止是懸崖了。

而是一個被掏空了的懸崖。

入口處還有人把守。

還是荷槍實彈的把守著。

隻看著那把守之人脖子上挎著的衝峰槍,喻色就不由得一個哆嗦,有點小害怕。

原因無她,她很少見過這樣輕重型的武器的。

之前最多也就是見過手槍。

冇想到現在什麼都見識到了。

但是隻要一想到那人脖子上的槍是為了對付她的,她就不由得渾身汗毛一豎,生怕自己被子彈洞穿。

小命要緊呀。

伸手扯了扯陸江的衣角,“慢點。”

至於後麵的陳凡,既然跟在她後麵,她慢他自然也就慢了,不需要提醒。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天降萌妻總裁愛不釋手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