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風旁邊站著的人,正是涅槃。

此刻的涅槃,身上的盔甲,破破爛爛,綠色的血液不斷流出,身上,更是冒出被雷電和白光劈出的濃煙,手中的大刀上,還帶著尚未消失的細微火花。

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眾人的呼吸頓時一滯……

怎麼說,這是贏了還是輸了?

“輸了。”

南潯閉上了眼睛,輕歎一聲。

剛說完。

半跪在地的林風,手中的太乙劍,就化作點點白色星芒,重新融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而這時候,他的所有的力量,也終於消失,法力的反噬,不斷湧現。

修士們心頭一沉。

他們知道……這次,是真的玩完了。

“真是冇想到,一個煉虛期,手段儘出,居然能把我傷到這個程度。”

“看來,以你的實力,同境之中的煉虛期,應該都無人是你對手。”

涅槃沉聲說道。

他是抱著玩樂的心態,貓捉老鼠一般,戲耍眾人。

他壓根,就冇把在場的煉虛期放在眼裡。

可是,林風的頑強反抗,最後的太乙劍出,不但讓他受了傷,還讓他感受到了一股威脅!

死亡的威脅……

堂堂合體期,居然讓煉虛期對自己造成了威脅……

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不過,他心裡也是有些佩服林風,能越境和自己戰到這個地步。

“小子,遊戲結束了。”

涅槃說完,一步踏前,單手呃住了林風的喉嚨,將他直接舉了起來。

哪怕是這般狀態,法力幾乎消失的林風,本能地還想反抗,但他的拳頭才抬起來……

“噗!”

那把火焰大刀,頓時就刺進了他的胸口。

林風一口鮮血吐出,意識頓時變得模糊起來。

“少爺!”

“林風!”

青雲子,柳琵琶和納蘭紅豆見狀,大驚失色,冇有去顧忌雙方巨大懸殊的實力,直接衝了過去。

然而,他們連靠近涅槃的機會都冇有,就被其防護罩隔絕在外。

涅槃笑道:“能在這種絕境,還主動站出來的人,看得出,你們和他的關係很不錯……我魔界,就需要你們這等忠心耿耿的人。”

“加入魔族吧,隻要你們三個答應,不但可保性命,我還會賜予你們更強的力量!”

三人卻彷彿冇有聽到一般,繼續不斷地攻擊著防護罩。

“聽不懂話嗎?”

涅槃聲音逐漸不耐。

手臂一揮。

旋即,一股黑暗弧形光圈,擴散而出,直接把納蘭紅豆和柳琵琶打得吐血拋飛,青雲子修為最高,勉強支撐了片刻,也是趔趄後退。

涅槃屈指一彈。

一股氣勁,轟在了青雲子身上,將他硬生生地擊飛出去。

三人,瞬息之間便是失去了抵抗之力。

這還是涅槃懶得痛下殺手的情況。

周圍的修士看到這一幕,臉都嚇白了,一個個冷汗直流,一句話也不敢說。

太強了……

合體期,當真是宛如神一般的存在。

而他們自稱修行者,卻根本和人家不在一個次元。

咻——

突然,一道寒芒直射而來!

涅槃都冇有回頭,隻是伸出一隻手,便將一柄劍鋒給直接夾住,不過對方顯然已經料到,手中劍再度一個旋轉,化作更多的劍氣,長驅而入!

涅槃冷笑一聲,腳一跺地。

頓時一股黑暗衝擊波,從此麵爆裂而出,將後者籠罩在內。

隨著一聲“倒下”地喝聲!

那持劍之人,當場被黑暗衝擊波打得飛到了空中,接著重重墜地,吐血不止。

“你的實力不錯,可惜受了重傷。”

“不過,即便你是全盛時期,開啟斷界,也遠不如我的對手。”

涅槃轉過身,看向那倒在地上的身影,語帶譏諷。

那襲擊者,正是南潯。

他生平雖最不屑偷襲。

但眼下這個情況,他也隻能這麼做。

可是冇想到,依舊是奈何不了這個魔頭,反而被其輕描淡寫便打成重傷。

“我已經冇有耐心了。”

涅槃環顧四周,冷聲道,“這秘境,即將關閉,在最後的時間,我最後問你們一遍,要不要加入我魔族?若再不給答覆,或者反抗,一律格殺勿論!”

話音落下!

一道駭然的威壓,就像傾盆暴雨轟然落下,在場所有人,都是渾身一顫,後背發涼……

啪嗒!

第一個跪下的,居然是水軒閣的宗主,廖文軒。

他跪在地上,哭喪著臉道:“大人,我願意臣服於您,求您,饒了我吧。”

這一刻,這位元嬰期大修,再無高手風範。

果然,人到末途,都會顯露出貪生怕死的本性。

連宗主廖文軒都跪了,其它水軒閣的人,又豈能不從,紛紛慘白臉跪在了地上。

“哈哈哈,很好,識時務者為俊傑,雖然你的修為很不怎麼樣,你門下的弟子我更是看不上眼,但你這麼識時務,我可以讓你家族魔族。”

涅槃哈哈大笑,隨即麵向其他修士,“其他人呢,立刻做出你們的選擇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林風全文免費閱讀,上門女婿林風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上門女婿林風全文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