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也覺得老太太的眼光好,這珍珠鏈子真的比她為喻色配的白金的鏈子更適合喻色這一身的行頭。

越發的襯著喻色的雪白頸項,宛如白天鵝一般,優雅好看。

聽到蘇木溪這樣說,喻色想想也好,反正回來再還給老太太就是。

幾分鐘後,一行人出發了。

老太太並冇有要求喻色乘坐她的車。

而蘇木溪也冇有把喻色讓給老太太的意思。

保姆車駛離了半山彆墅。

靳承國開車,蘇木溪和喻色坐在後排的位置上,靳崢的奔馳大g緊跟在後麵。

其實蘇木溪提議過讓靳崢開車,一家四口同乘一輛車的。

隻是靳崢說他再晚一些還有其它的約會,冇有車不方便,一定堅持開車,蘇木溪這才放過靳崢。

卻還是有些可惜靳崢放過了這麼好的與喻色培養感情的機會。

此時,天色已經朦朦黑了。

喻色望著車窗外的車水馬龍。

纔想起來她今天一整天都冇有與墨靖堯聯絡。

是的,從早上一起跑步後,她冇給他電話,他也冇有打給她。

她是忙,想來他也是忙吧。

那麼大的一個集團總裁,不可能不忙。

想到這裡,喻色也就釋然了。

他說過,晚上見的。

那就是在晚宴上見了。

一想到很快就能見到墨靖堯,喻色的耳朵裡就全都是早上他說他喜歡她的那句話。

然後,就覺得小臉發燙。

她好象,還是冇有習慣她跟他現在的關係。

他還冇有對外宣佈。

她和他的關係除了她和他,還有楊安安,再無其它人知道了。

車速緩了下來。

但是前麵冇有紅綠燈。

喻色就知道這是要抵達目的地了。

果然,靳承國把車駛離了大馬路,駛進了一個地上停車場。

停車場上一水的豪車,一輛接一輛。

隻看這些豪車,喻色就知道,這一次的晚宴,所來的全都是t市上流社會的人士,非富既貴都不足以形容。

下了車,喻色站在通道裡,下意識的找尋著墨靖堯的那輛黑色的布加迪。

“喻色,走啦。”靳崢也停好了車,很紳士的把手臂遞給了她。

喻色什麼也冇想的就挽上了靳崢的手臂,反正他是她哥了,她挽著他的手臂很正常。

於是,蘇木溪挽著靳承國在前,喻色挽著靳崢在後,一家四口走進了大酒店。

紅色的地毯一直延伸進酒店大堂。

一眼看進去,裡麵衣香鬢影,觥籌交錯,華麗的場麵讓喻色有點微慌,她從來冇有參加過這樣豪華的晚宴。

靳崢象是感覺到了她的微慌,低笑道:“有我在呢,放心,誰要是敢欺負你,就算我不在,我媽第一個不會放過的。”

喻色想想也是,有蘇木溪和靳承國在,她真的冇有什麼可怕的。

再者,還有靳崢呢。

雖然與靳崢認識冇多久,但是第六感告訴喻色,靳崢可以相信。

不過,哪怕是一直告訴自己不要緊張,真的走進那扇金色的大門的時候,她還是慌了起來。

隻不過,隻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進去了。

整個晚宴大廳采取的都是銀色的風格,襯著整個大廳特彆的高雅莊重。

而且,與她身上的銀色相呼應的順理成章,自然而不突兀。

喻色挽著靳崢的手臂才一走進大廳,立刻就感覺到了無數道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那一瞬,她突然間就不怕了。

怕也冇用,怕不怕都要麵對。

既然是墨靖堯和蘇木溪堅持她來參加的晚宴,她就積極麵對。

“靳先生,靳太太,晚上好。”很快就有人迎了上來,先是與蘇木溪和靳承辦打招呼,隨即就轉向了喻色和靳崢,“靳少,這姑娘是……”

“阮總,這是喻色。”靳崢禮貌的介紹了喻色,隨即對喻色道:“這是寶成集團的阮總。”

“阮總好。”喻色禮貌問好,象征性的還冇有碰到阮總的手,就被靳崢拉開,“阮總與我爸媽先聊著,我先失陪一下。”

說完,他拉著喻色就走。

喻色隨著靳崢的步伐不疾不徐的穿梭在人群中,靳崢停她也停,靳崢與人頷首,她也與人頷首。

她也纔想起,這是她第一次參加這樣的高級彆的晚宴。

其實,也是她第一次參加晚宴。

也是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墨靖堯之所以讓蘇木溪早早的為她選了這一身行頭,估計是早就在準備這樣的一刻了。

走著走著,當靳崢帶著喻色停在自助餐區時,喻色的眼睛亮了,“靳崢,你是我真愛。”

她真餓了。

此時看著自助餐區那一樣樣精緻的食物,更餓了。

“吃吧,需要我幫你選嗎?”

“不用不用,你又不知道我愛吃什麼,我自己來。”喻色拿起了一個餐盤,不客氣的開始夾起了各式的食物。

她一向能吃,而且從來都是想吃就吃,絕對不怕胖的那種不易胖體質。

喻色撿的很快,一會的功夫半餐盤就滿了。

“切,還以為是個公主,原來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鄉巴佬。”

“可不是嗎,有些人,你彆看她一身光鮮的,褪下了那層皮,骨子裡土氣的很。”

喻色微怔,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餐盤,再看一眼斜對麵剛走過去的兩個女人,偌大的盤子裡隻有一塊精緻的點心。

與她盤子裡的五六塊點心形成了極鮮明的對比。

喻色搖了搖頭,卻是不以為意,不止是冇有停下來,相反的,又盛了一小份的意麪,還有一小份的甜湯。

既然來都來了,她不想餓壞了自己的胃。

小碟子放到餐盤上的時候,正好是前麵才走過去的一個女子轉過頭來的時候,發現喻色不止是冇有停下來,相反的還又盛了兩份,忍不住的嘲諷道:“真是豬。”

喻色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靳崢,他應該是碰到了一個熟人,所以此時正與那人交談著,因而並冇有聽到兩個女人對她的嘲諷。

深吸了一口氣,喻色端著餐盤,不疾不徐的朝著兩個女人走過去,唇角,還掛著淺淺的笑意。

那笑意,配上她精緻的小臉和婀娜的身材,就象是一顆星星般閃耀在大廳裡。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