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你這麼說,我還得找一個智商高,人又帥的男人借精生子了?”

“我覺得有必要,這樣生出來的纔是人中龍鳳。”

連亦撓了撓頭,“這個……這個……”

這讓她上哪借呢。

借這個隻能跟認識的人借。

但是她認識的人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她要是提出借種,隻怕說完尾音還未落,就得吃閉門羹。

然後對方再也不理她了。

說是借,但是感覺與發生關係冇什麼兩樣似的。

看連亦遲疑了,喻色笑了,“不然,我幫你留意著精子庫,隻要有高質量的精子入庫,我就替你買了。”

“可是……”連亦聽著喻色的決定,聽著好象挺靠譜的,可她就是覺得怪怪的。

“要麼我幫你搞定,要麼你自己去借,你自己選。”打了個哈欠,喻色是真的想睡覺了。

困死了。

“你去精子庫搞定,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男人,我還真怕到時候生出個歪瓜劣棗來,那我哭都來不及,我自己想想辦法吧,要是能向孟……”

“你給我閉嘴,孟寒州絕對不行,我反對。”楊安安已經懷上孟寒州的孩子了,要是連亦借了孟寒州的種試管嬰兒懷上孩子,那這孩子就是楊安安孩子的兄弟弟或者妹妹了。

不行,這關係太複雜。

她是堅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隻要是與楊安安扯上關係,她就不同意。

“呃,你反應那麼大乾嘛,我知道你跟安安關係好,我不動孟寒州的腦筋還不行嗎?”連亦快無語了,喻色這反應也太大了。

“隻要你不動孟寒州的腦筋,動其它哪個男人的腦筋我都冇意見,我就給你時間想一想吧,嗯,你可以想到下飛機的時候,這樣等我們下了飛機,你要個孩子這件事,就可以提上議程了,反正亦早不亦晚。”喻色是答應歸答應,但是她是有原則有底線的。

連亦著急了,一時間還真想不到要跟哪個男人借,“喻色,你有冇有覺得靠譜的男人介紹一個吧。”

喻色什麼也冇想的開玩笑的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覺得陳凡就靠譜,高富帥他樣樣都占。”

“喻色,你彆開玩笑。”

“喻色,你不能拿我開玩笑。”

連亦和陳凡異口同聲的開了口,隨即就齊刷刷的噤聲,都不好再說什麼了。

“呃,隻是借個種而已,借完了橋歸橋路歸路,你們兩個可以老死不相往來,我都冇意見。”喻色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看兩個人,就覺得兩個人的眼神有些閃躲,怪怪的。

“不行,知道是他的我彆扭。”

“哼,最應該彆扭的人是我吧,知道你生了一個我的孩子,我特麼的還不能大張旗鼓的宣傳那是我孩子,那我陳凡得有多委屈?不行,不借。”

“陳凡你這說話也太難聽了,我又冇想跟你借,不過是喻色提議的,你要是有意見也是衝著她,不關我的事。”連亦惱了,直接吼過去。

“我不管是問色鬱色還是喻色提議的,我就隻認一條,真借了你,那你的孩子就是我的種,到時候要跟我叫爸。”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天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最新章節,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